Skip to content

【YGO Vrains 遊+了】Peer to peer

  • 劇情洩漏至第一季(46話)結束。
  • 大量捏造。
  • 大概是很久遠以後的未來。

他木然地看著工作人員移除鴻上聖身上各種維生設備,蓋棺前一刻,旁人詢問他最後還有沒有什麼話想告訴亡者,鴻上了見安靜地搖了搖頭。他們已在數據暴風前說盡父子間所有能說的事,餘下的都是他沒資格於鴻上聖前提起的失敗與想望。
形同兄姊的麻生與瀧替他安排了鴻上聖的後事,除了三騎士與Specter外,沒其他人替他的父親送行,這段期間內,漢諾之塔計畫彷若禁忌一般,沒人再提起。棺木送入焚化爐後,麻生與瀧忙於處理各種文書,他們讓Specter陪在他身旁。當了見請始終默默佇立於身邊的Specter替他帶點輕食墊個胃時,對方的眼神滿是擔憂。

「——我不會放棄也不會逃。」他知道他的夥伴害怕什麼,「我還必須完成我的使命。」

他一個人坐在長椅上,周圍氣氛冰冷,世界一片寧靜,只有眼前的巨大的機器發出轟轟的聲響。了見無可避免地想像父親的身體正隨著罪惡於火焰之中燒盡,他這十年不斷期望的微小夢想也宣告破滅。在父親抹殺伊格尼斯、拯救人類未來的大義之前,他最真切的願望簡直微不足道——他只希望能再一次與父親觀賞閃耀的星塵大道,作為優秀的科學家的父親搭著他的肩,告訴他星塵大道現象的由來……而非待在虛擬世界中,透過虛擬形象望著冰冷數據構成的景象。

但他有自覺他是世上最沒有資格說出這個願望的人。罪惡感驅使他報警,正是他將父親葬送於SOL科技中,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天真導致。他沒能趕上父親離世那刻,當握著聖逐漸冰冷的手時,他心底的一角很冷靜,他知道這一天終將來臨,他的願望沒能實現是他罪有應得。

他的信念源自深沉的後悔,他的夢想也溺斃於同樣的深淵中。
一切都是他的錯。

他似乎聽見細碎的悲鳴。他分不出來那是誰的哭喊。
是那些作為實驗品的孩子們?三騎士?Specter?Link Vrains中的犧牲者?
他覺得很難受,但是他不能停下腳步。
他得帶領著相信自己的夥伴,他不該停下腳步。
他身負重責,即便這是一路通往地獄的道路,他也必須拖著腳步走下去。

幼時的他不夠深思熟慮,成長後的他也不是個成材的兒子,他必須背負罪孽,一個人獨自在黑暗中前行。
他不能在這裡停下。
他不能——

——了見……!

他睜開眼,一時間他無法判斷自己身處何方,直到他發現右手傳來不熟悉的溫度。
周圍很安靜,耳邊只有雨滴聲與兩人份的呼吸,微弱的街燈透入室內,了見轉過頭對上帶有擔心綠色的眼眸。

「我吵醒你了?」了見左手撫過自己的臉頰,指尖很乾燥,他鬆了口氣。
「你睡得很沉。」遊作搖了搖頭,他正握住他的右手,動作有點僵硬,「但看起來不太舒服,我一碰你就醒了。」
「……只是夢到以前的事。」
「是惡夢?」
應該不算。但了見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說明,剛從夢境中脫離,他的思緒有些飄散。在他靜靜地思索著答覆的期間,遊作仍然拉著他。

「你是不是回家睡會比較好?」過了一段時間,少年有些不安,神情窘迫地開口,幾個小時前他們討論程式到錯過末班車,了見又因為雨夜的車程危險選擇留下過夜,「我家床鋪太擠了,不太好睡。」

「不是你家的問題。」他冷靜地向自己的朋友陳述事實,這不是了見第一次看見這片黑暗,「睡在哪裡都一樣。」

看著遊作皺起了眉頭,了見這時才想起對方曾提過他偶爾也無法睡得安穩,儘管地點不是問題,但他還是不禁開始懷疑,兩個有睡眠障礙的傢伙湊在一起過夜或許是個錯誤的抉擇,「如果我吵到你,你可以直接叫醒我。」

「我以為你會朝不做惡夢的方向努力。」但遊作只是沉穩地盯著他,或許因為夜已深沉,他的語氣比平常更輕,「時間還很早,再多睡一下?」

「……好提議。」畢竟耗費整個晚上精實地研討程式,在和緩的氣氛中,他的睡意再度湧上。
意識朦朧之際,了見低頭看向了自己的右手。遊作似乎沒有鬆手的意思。

「我都會在這裡。」遊作輕輕握了一下。
了見回握住他的手,他的掌心有些濕熱,這溫度既陌生又熟悉,他眼簾半垂,「……好溫暖。」

「晚安,了見。」
「晚安。」
他閉上雙眼,不自覺地朝著身邊的溫度稍微又靠近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