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GO Vrains 遊了】Error 500-12

  • 劇情洩漏至第一季(46話)結束。
  • 超級大量捏造,希望官方以後打臉別太用力,我最擔心他們結局還會不會活著以及還是不是人類。(看的是打牌動畫)
  • 大概是很久遠以後的未來。

「——我以後想從你家那裡去上課。」
「喔……?」
聽到遊作這句話,才剛走近桌邊的草薙翔一手上可樂險些灑倒在地,但坐在遊作對面的青年吐出的問句卻帶著淺淺的笑意,似乎不感意外。

Cafe Nagi剛送走一批替遊作慶祝考上大學的夥伴,鴻上了見則是在散會後才悠悠抵達餐車前,點了一份熱狗堡後自然地坐下。原先草薙還正讚歎平穩日常得來不易如此珍貴,他視如弟弟的遊作便投下了震撼發言。

「遊遊遊作……你說什麼?」

「簡單來說,同居。」遊作徹底無視一旁嚷讓著「我也在喔」的Ai,沒有一絲猶疑,「之前說過的,如果我考得上的獎賞。」

「如果你需要搬家的人手,再跟我說一聲。」了見拍掉手上的洋蔥末,將包裝紙揉成一團。

「……居然答應了!?」

「我一向遵守約定,」碧色的視線一瞬間落在草薙身上,了見語氣平穩,再次看向遊作,「同居在我的預想範圍內。」

「你之前就已經猜到了?」

「知道你想讀哪間學校後就有九成把握了,不然我原先預測你的願望是新童實野市五天四夜旅行或決鬥馬拉松五小時。」

「那兩種以後再執行也可以,我選同居的話效益比較高。」遊作一臉認真,「不過我選的那間學校資訊學科是真的很有名。」

「我知道。」

「那個那個——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你們話題跑太快了啦,草薙哥哥快跟不上囉——」不忘補充「我是習慣了啦」,Ai硬是蹦入持續對視的兩人之間。

「呃,不用顧慮我沒關係啦,我知道遊作如果考上他的第一志願,鴻上會讓他實現一個願望……」草薙終於找到機會切入話題,也在桌邊坐下「不過馬上就討論到搬家時程,也太快了吧?」

作為遊作多年來的人生顧問,儘管自認不稱職,他仍是給了許多建議。當鴻上再度出現於DEN CITY與他們面前時,草薙原先也抱持質疑,但一路走來風風雨雨,所有事件落幕後,兩人第一步是先成為朋友,偶爾一起來吃熱狗堡、討論Coding和牌組。接著拖磨了好一陣子才是告白到交往,按部就班到草薙甚至一度懷疑他們中間說不定還有透過交換日記加深感情。
之後兩人風平浪靜,不再有人生顧問出場的機會,只有Ai偶爾會竄出來找他抱怨Link Vrains數一數二的英雄跟(前)網路恐怖集團首領談的戀愛「太~~過酸甜青春啦!都能收錄在《簡單!情侶交往交戰守則》當基本經典範例了——他們太喜歡對方太聽彼此的話了噁噁噁!」

「鴻上,你那裡真的沒問題嗎?」草薙腦中浮現幾年前還在煩惱第一次約會穿搭的遊作,不免感慨時光飛逝。

「響子和麻生說,如果是我自己決定的事情,他們就沒意見。」了見身邊不復見初見時渾身帶刺的冷冽,「我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拒絕,第一,以後星塵大道出現的時候就不需要忙著趕過來了,就算你已經熟門熟路,夜間山路還是有點危險。第二,高中畢業剛好也成年人了,可以替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也不想讓未成年犯罪。」

他看向遊作,夕陽餘暉灑落於他的臉頰。

「——第三,那房子對我一個人來說太大了。」

下一秒,剛滿十八歲的準大學生立刻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低下頭單手捂住雙眼。

啊——怪不得他們交往得這麼順利,遊作淪陷得這麼快……!
前犯罪分子說了一連串大義凜然的論點,而且都還是客觀事實,即使他本人可能沒特別的意圖,但在熱戀中的情人耳中聽起來卻只像個豪華盛大的邀約啊……!
而且你們居然還沒推進到本壘嗎?!
草薙有些傻眼地看著遊作維持與沉思者相差無幾的僵硬姿勢,斜眼向Ai投射疑問的目光,Ai聳了聳肩,依舊一副司空見慣的無奈模樣。

「……我待會就回去看有多少行李,確認完以後聯絡你。」
過了好一陣子,遊作才有些虛弱地開口,碧綠的雙眸卻是熠熠生輝。


「草薙哥,那我先回去看看一下狀況了,謝謝你。」

「小意思。」

當人生顧問久違地出場並解決遊作的搬家疑問後,遊作起身道別,也向了見揮了揮手。對方剛整理完畢桌面的垃圾,正慢條斯理地解決剩下的咖啡,似乎不打算立刻離去。

「……遊作是個溫柔的孩子。」直到紺色的身影消失在彼端,草薙才緩緩開口,他們同是被遊作拽上光明道路的同路人,「不要讓他覺得自己會使你為難。」

「我清楚。」了見緩緩地起身,「如果我只是一味回應他的願望,他很快就會發現了。你應該比我還了解,他不是這麼容易被表象欺瞞的人。」

早熟的青年也看向遊作離開的方向,表情若有所思,「我只是選擇相信他邀請我一起走上的那條路而已。」

草薙靜默了一會,一口喝光早已沒氣的可樂,「我就不多嘴打擾他人談戀愛了,有遇到問題哪天再來找我吧。」

「謝謝。」他露出少見的微笑,「其實比起同住相關的問題,我比較擔心哪天會不會突然就收到戒指呢。」

「如果真到那時候,我只希望你們早點通知我,給我多一點時間準備參加婚禮的衣服。」

「這就得看遊作怎麼想了。」

「那可能就麻煩了。」

深知遊作的頑固與行動力,草薙翔一在心裡替他們送上祝福,擺了擺手,一邊苦笑一邊折回餐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