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GO Vrains 遊了】HTTP 300

「——你有機車駕照嗎?」
「還沒考。」藤木遊作停下敲打鍵盤的手,望向坐在對面的鴻上了見。
「我想也是。那你比較偏好到新童實野市直接考觀光用D輪駕照,還是在這裡先考後換照?」

他接下了見遞出的平板,網頁中斗大標題寫著〈新童實野市觀光自由行~歡迎D輪初學者一起享受風中競速的快感~〉。遊作瞇細雙眼。鴻上了見(大多時候)個性溫和,外加總是深思熟慮,堪稱伴侶的最佳典範——他們幾個月前才討論過高速決鬥跟騎乘決鬥的差異,自己不過隨口一句「有機會想去看看」,現在對方已已經開始考慮旅遊計畫的執行條件了。

「這是我們之前說過的旅行?」
「剛剛草薙先生建議我,你之後不好請長假,反正之後也一定會去,不如趁現在有時間去走走——你有興趣嗎?」
「我要去。」毫不猶豫地快速回答後,遊作才想起這說不定是實現草薙翔一的提議的好機會。餐車店長前陣子對於他不小心透漏的微不足道煩惱,認真地回答了「你們不如就一起出個遠門吧,大家常說情侶旅行一趟等同真愛大考驗喔」。

「確定要去的話,就可以先決定日程了。」了見伸出手,指向網頁下方的表格,「這次新童實野市的暑期觀光促銷,得先確定哪種D輪體驗行程……喔?官方還有推薦的時間安排呢。」
「我想選當地觀光考照這個方案。如果在開學前去,我來不及在這裡準備駕照考試,而且以後也用不到。」
「我的話,嗯……我有機車駕照,可以選擇直接在那裡換照的方案。那你考試的時候,我就先去旅館CHECK IN。」
「你有駕照?」
「一滿十八歲時就拿到了,不過幾乎沒什麼用到。有必要時響子或麻生會開車過來。」
「我也沒看過他們載你。」
「後來我都自己搭車去市區了——」了見頓了一會,「嗯,看來我們也得研究一下怎麼從車站到觀光用D輪駕照的核發中心,應該會有接駁車吧。」

初夏的微風穿過兩人之間,了見順手撥開耳際紛亂的髮絲,樹蔭下細碎的陽光讓他彷彿散發著微弱的光芒。餐車前隊伍中女孩們之中爆發了小小的騷動,但震源本人似乎毫無自覺,他右手撐在臉旁,左手一邊滑動著頁面的行程表,一邊難得地一派輕鬆露出微笑。這又觸發了隊伍中第二波騷動。遊作瞥了眼鐵板前正忙著煎熱狗的草薙翔一,他總算能理解翔一歡迎他們長時間坐在這裡,但卻強調「請挑個面向人行道或廣場的位置,拜託你們了!」的意圖了。

「行程好像可以參考新童實野市官方的推薦行程……我先確認交通。」
「那我來找旅館。這方案在指定的民宿和青年旅館住宿費有折扣。」把平板推還給了見,遊作決定無視周圍的視線,打開自己的平板。

儘管闡述各種交通路線時口吻依然平淡,但了見看起來非常愉快。遊作在開始掃第十篇旅館遊記的空檔,瞄向對方。原先遊作還擔心自己敲定這趟旅程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但這似乎只是杞憂,最初希望出去走走的人雖然是自己,但一向內斂的了見顯然十分放鬆,他徐徐自對方身上轉開目光,回到搜尋作業中。

當遊作將口袋名單中的旅館限縮到三間時,了見正巧又傳了份pdf檔到他的信箱,「新童實野市適用大師規則3,我們都得重新構築牌組。」

「……對耶,要換牌組主題!如果有心人上傳你們在新童實野市使用的牌組到網路上,連DEN CITY這裡的人也會知道耶,而且在那裡騎車的話好像會露臉,不是虛擬形象唷!?」Ai立馬由決鬥盤中鑽出來,「那很危險耶,你一直夢想的平穩生活怎麼辦?」
「Ai……你在啊?」遊作揉了揉有些痠的右肩稍作休息。
「我一直都在喔!我剛剛只是很~認~真~在閱覽新童實野市的歷史發展,那裡似乎是個有趣的好地方呢——」像在模仿導遊一樣舉起小旗子,Ai假裝沒聽到了見的低喃「傳出來也無妨,真的出問題時再想辦法刪掉就沒問題」。
眼見兩人反應不大,他一邊露出滿臉「快點稱讚我」的得意笑容,又補上了一句,「我還把騎乘決鬥的規則記起來了!我絕對可以幫上大忙!」
一陣沉默後,了見才緩緩開口,「……D輪上有位置可以放舊式決鬥盤嗎?」
「SHOCK——!」

「啊。」歷經Ai拋出的各種胡亂意見後,他們總算打點好旅遊行程,遊作送出青年旅館的預訂後,手指停在螢幕上,「這是我第一次出去旅遊,我沒有那些旅遊用品,是不是應該準備攜帶型牙刷跟旅行袋?」
「我也沒有。」了見闔上平板,他的附和讓他有些驚喜,「待會一起去買吧。」
「……你不是還有工作沒收尾?」
「我有預留緩衝時間,而且我們很久沒在附近晃了。」連同遊作的垃圾一併清掉,了見的嘴角微彎,「你傍晚有事嗎?」
「沒有。」
他從來無法拒絕露出這個表情的他。
只要了見願意一直對他嶄露笑容,他根本不需要真愛大考驗——或許他確實也不需要考驗什麼,他想去新童實野市的初衷也只是想跟對方待在一塊,多嘗試點新東西。

「這我就不跟了,我要去別的地方逛,掰掰。」
「也沒人問你要不要跟。」
沒等遊作話還沒說完,深知稍後兩人將立刻展開牢不可破的粉紅結界,Ai就展開決鬥盤兩側的機架,快速地飛走了。

「咳咳,好的,現在所在地是新童實野市騎乘決鬥競技場的休息區,首先讓我們看向左手邊的核發中心~那邊提供完善的觀光用駕照考照與換照服務,就連測試決鬥技巧等級的殘局決鬥題目也多得令人眼花撩亂!」確定能租用可適用舊型決鬥盤的D輪後,Ai開心地手舞足蹈,似乎打算認真當個稱職的導遊,「在小遊作的三點鐘方向則連通到商店街,騎乘決鬥穿戴週邊的店鋪一應俱全,當然也有各式禮品店——啊,我們要回去的時候別忘了給熱狗小哥跟不靈夢他們帶點土產喔!還有還有,你正前方廣告看板上那個金髮帥哥,其實他呢——」

「Ai,你興奮過頭了。」遊作靠在牆邊,於等待工作人員準備D輪的同時,再次確認起騎乘決鬥的注意事項,「而且我已經考完,也備齊裝備了,你不介紹也沒差。」

「——眼前那個金髮帥哥正是蟬聯好幾屆的頂級職業聯盟冠軍!簡直是騎乘決鬥中的王者!過來路上我看過本上一季冠軍賽的影片了,超級感動!那是貨真價實的究極娛樂!」Ai自顧自地繼續激動說道,還因為四周人聲鼎沸拉高了音量,「喔喔,對了,遊作同學,你知道嗎?這裡就是上個賽季冠軍與亞軍的故鄉喔!我超想去看他們以前的根據地!我們會去吧!?」

「你要不要乾脆留在這裡,轉職成觀光導遊AI算了。」

「討厭啦~我只是入境隨俗嘛~這裡可是號稱決鬥優先的騎乘決鬥發源地耶,情緒高漲很自然好嗎!啊,就算是觀光客,如果跑出精彩的賽事還會連同決鬥者本人尊容直接對外直播喔!」Ai還小聲地補充一句,「為了以後的安穩生活著想,你們回去以後鐵定得準備刪除網路上的影片了」。

放著Ai四處張望,遊作有些不慣地以隔著皮手套的手,翻過導覽手冊的最後一頁,在他掃過封底的標語「決鬥者的諸君,在眾人的面前展現你的實力吧」時,周圍突然爆出興奮的尖叫。

「是神聖彗星·反射力量——!」
「天啊,好扯,他直接清空全場!?」
「居然真的是神彗!?」

「小遊作!快看!那不是那傢伙嗎?」遊作猛地抬頭,順著Ai手指的方向看去。

擠下其他子畫面,瞬間以大畫面出現於投影螢幕中的正是一小時前傳訊息給他「我放好行李了,先下去跑一輪調整牌組」的旅伴。了見穿著以白色為基調的騎乘服,皮衣的一角隨著強風搖擺,奔馳於專用賽道上。
會場音箱同步傳來MC高亢的讚歎,「C區18號路線的鴻上選手這計殺著非常漂亮!炸光帕里斯選手的前台後立刻搭配怪獸效果,拉了兩隻怪獸!哦,根據剛才即時更新的對戰資料……哦哦!這已經是鴻上選手今天第二次成功發動神聖彗星了!驚人的發動成功率!」
「啊啊啊——那傢伙果然又把神彗放進牌組了,他到底多喜歡神彗啊!?」

Ai發出驚嘆時,遊作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內心同樣滿是驚訝。即便戴著護目鏡,了見水藍色的眼神仍是犀利,青年的嘴角掛著無畏的笑容。他幾乎沒看過了見在現實世界中展現如此高昂的情緒波動——Link Vrains中的Revolver總是充滿自信地展開強力的佈陣,但鴻上了見卻一向沈穩又態度溫和。
賽事中的他散發出異於常人的魄力,帶領又激發對戰對手的鬥爭心,危險卻也充滿誘惑,就跟現場所有觀眾一樣,遊作無法移開目光。

決鬥的終盤,雪白的騎士以讓全場瞠目結舌的氣勢取得壓倒性的勝利。當MC大聲宣告勝利時,銀白色的D輪還順勢過彎甩尾來了個飄移,柏油路激起尖銳的輪胎摩擦聲,俐落的動作贏得全場觀眾歡聲雷動。

「他根本跨上D輪就換成另一個人了吧?!我知道這種類型喔,喝了酒或是握住方向盤人格就會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類型——」在一片掌聲中,Ai反而倒抽好大一口氣,一邊打起哆嗦一邊低吟,「台詞跟動作都比作為Revolver在線時還誇張,好可怕……嗯?醫生姐姐之前會開車接他,說不定其實是想避免讓他在DEN CITY裡成為飆仔吧……?是美事一樁嗎……?」

遊作不發一語地拿起決鬥盤,另一手扣緊安全帽,走向工作人員備好的黑色D輪旁。
他很清楚騎乘決鬥中的了見相當樂在其中——而他其實希望是自己讓他如此全力以赴。

了見在歡呼中回到休息區,跳下銀白色D輪後,他立刻走向遊作身邊。
「不好意思,你等很久了嗎?」了見摘下安全帽,汗水沿著臉頰滑落,語氣回覆至往常的沉穩,「因為狀況不錯,我跑了兩趟。」
「倒數第二個回合時,我以為你會發動墓地中的怪獸效果。」回想了見方才明顯判若兩人的表現,遊作遞出毛巾與礦泉水,心情有些複雜,「你應該能利用更強力的連鎖直接在那回合獲勝。」
「難得都跨上D輪,太快結束有些可惜。」Ai聽聞後忍不住大喊「嗚哇好糟糕的興趣」,卻被了見的眼神嚇得縮回決鬥盤。
一飲而盡手中的礦泉水,一身淺色的青年眼簾低垂,「催緊油門,切開風後全速前進,周圍真實景物不斷奔馳而過的感覺很不錯。」

能讓他說出這句話,代表他是真的很喜歡騎乘決鬥了。
耳邊浮現很久以前、初次與Revolver高速決鬥時的那段對話,遊作心中對於男友跨上D輪就豹變的震撼減輕了不少,「我也下去跑一輪。」

「你要先調整牌組,還是你想直接跟我決鬥?」他生涯中最好的敵手直視著自己,雙頰還留有紅潮,雙眸中盡是不屈的鬥志,「我個人比較希望我們可以在雙方萬全準備下來一場。」

「……跟你。」求之不得。遊作有自信在看過先前那場決鬥後,會場中絕對沒有人比他更想切身體會火力全開的了見。

看著那雙眼睛中自己的身影,遊作掛上挑釁的笑容,「我對你一向都準備萬全,你才是別因為想在D輪上待久一點而放水。」

「對你?怎麼可能。」了見的笑容抹上幾分戲謔,揮了揮手,便轉身彬彬有禮地向工作人員申請賽程。

「……欸,你是不是正在想他這樣很可愛?哦,我猜對了吧?吶吶~兇成這樣到底哪裡可愛!?」看著了見走回自己的D輪,Ai再度忍無可忍地冒出,「待會你可是要面對比平常更兇惡又棘手幾十倍的Revolver耶!」
「……閉嘴。」遊作喀嚓一聲,用力地將決鬥盤卡入於D輪螢幕側邊卡榫,扣上安全帽。

廣播於廣場內響起。
賽事路線選擇完畢,D區23號道路核准通過。
雙方騎手D輪達準備位置,線路確認正常,決鬥即將開始。
場地魔法.高速世界2設置——

「「Riding Duel Acceleration!」」

<!–nextpage–>

「嗚噁……好想吐……我好像暈車了……」
「AI沒有半規管,你不舒服應該是因為高速移動導致網路連線不穩,資料傳輸異常。」
一棟棟的大樓飛快地由身邊閃過,狂風吹亂前髮,遊作抬頭望向前方。星態龍張牙舞爪盤踞在空中,暗紅色翼膜幾乎遮蓋住整片天空,低吼的同時嘴邊不斷竄出火焰。

「等級十一的厲害龍龍加上另一隻看起來很陰沉的龍龍,加上那張蓋牌百分之百是神彗或神彗支援卡……」Ai語氣虛弱地攤倒在決鬥盤上隨風搖擺,「該不會又要像昨天一樣,再吃一記紅色龍龍的星球直擊了吧,前台如果被清空,我們這裡的生命值可扛不下喔——」
「我知道。」自己場上還有雙彙編亞龍與兩張蓋牌,手牌也還沒空,但這些並無法擋住了見的攻勢。他作風向來穩固的旅伴難得耗光多數資源,完成高攻擊力與高防守力的布局,宣告決鬥進入終盤。這回合內再不採取強力的行動,決鬥勢必會以了見的勝利告終。

「如果現在就結束的話,我們可以早點去找餐廳。」透過安全帽中麥克風傳來的聲音帶著幾分調侃。
「我不會放棄。」特別是對你。看著決鬥中全力以赴的Revolver——或是了見——他一向抱持同等的執著死咬至最後,否則他今天不會有機會與了見奔馳在同一條道路之上,「拔除七個高速計數器,抽一張牌!
「發動雙彙編亞龍效果,除外一張手牌後,選擇場上此卡攻擊力以下的怪獸一體除外,我要選擇轉生龍輪迴,」在Ai「陰沉龍龍掰掰~」的歡呼中,遊作繼續說道,「發動除外的均衡負載王的效果,特殊召喚手牌中一隻四星以下的怪獸,召喚電子界男巫,古老的儀式之力在此復甦——

「發動手牌中的網際儀式,將場上的電子界男巫送往墓地,儀式召喚嵐龍之聖騎士!」

披著銀白盔甲的龍騎士自天空降臨之際,Ai低聲向遊作提醒「我們待會是可以用嵐龍之聖騎士的攻擊宣言把紅色龍龍送回手牌啦,但一攻擊那傢伙就要招待我們吃神彗了,很煩耶——」
這些他都清楚。但即便知道在前等待的是陷阱,他也得主動攻擊。鴻上了見從來不是一個不犯險就能攻略的對手。
「戰鬥了!」遊作握緊油門,挺直背脊,「嵐龍之聖騎士攻擊星態龍!」

「神聖彗星反射力量發動,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了見回過頭瞥了他一眼,口氣相當愉悅,「難得有機會在一般道路上奔驅,景色淨空一點的話比較好——這樣一來場地清爽多了。」

「哇,要清就清你自己的前台!這三天內我們的場地到底已經被清理過幾次了啊啊啊啊——」
「既然是AI的話,自己花點時間查查紀錄應該不難吧。」遊作握緊煞車,利用過彎側身勉強閃過一波衝擊。如同了見所言,遊作視野頓時開闊不少,「我的戰鬥階段還沒結束……!

「發動場上的陷阱卡.緊急儀式術,除外墓地的網際儀式,藉此得到與網際儀式相同的效果——我解放手牌或場上的怪獸,這些怪獸的等級總和將作為儀式召喚的怪獸等級,我可以儀式召喚手牌中一隻電子界族儀式怪獸!」陽光轉斜,在他身上黑色騎乘服微弱地反射出光芒,遊作瞇細雙眼,「接著發動墓地中儀式魔人主持者的效果,儀式召喚時作為儀式召喚所需的等級數值的一隻怪獸,把自己墓地的這張卡從遊戲中除外。此靈魂將由操縱黑暗力量的賢者繼承——

「儀式召喚——電子界魔術師!」

儘管仍是虛弱地掛在決鬥盤上,Ai依舊得意洋洋,「而且魔術師先生如果是用儀式魔人主持者召喚出來,又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話,還有封鎖同步怪獸的效果唷!」

「果然針對同步怪獸採取對策了嗎……」他們沿著騎乘決鬥道路的指示不斷前行,街景已和他們由市中心出發時截然不同,周圍都是灰白水泥砌成的廠房。了見頭也不回,甚至還加快了速度,他的遊刃有餘其來有自,遊作依然尚未扭轉劣勢,「電子界魔術師的攻擊力低於星態龍,可別忘了我的生命值也還留有三千點,你做再多也是徒勞……!」

「我不做沒意義的準備工作,第一、你的後台已經清空,第二、你的手牌為零,第三,我一直以來都不遺餘力想打敗你。」

「那就放馬過來吧,遊作!」

如果能看清了見的表情,他現在一定掛上桀驁不遜的笑容吧。大氣於耳際呼嘯而過,心跳似乎也隨著車速上升,遊作右手一揮,「我再發動覆蓋的陷阱卡.超級團隊夥伴力量集結,將種族相同而卡名不同的怪獸由自己手牌或墓地中召喚。從墓地召喚退行手榴彈破壞者——回來吧,退行手榴彈破壞者!發動退行手榴彈破壞者的效果!選擇比自身攻擊力高的怪獸,直到結束階段前除外,我要選擇的當然是星態龍——

「以電子界魔術師與退行手榴彈破壞者直接攻擊!」
對手生命值歸零瞬間,伴隨尖銳而急促的長煞聲,銀白色的D輪在打滑前一刻於道路邊停住,車身噴發出大量的白煙。

「耶!合計五千點傷害!」Ai擺出跟他相同的姿勢後,垂下手臂,馬上又攤軟回決鬥盤上,開始不斷嘟囔著這幾天內的決鬥次數太多。
渾身黑色的騎手鬆開緊握油門的手,「你沒資格抱怨。第一點,今天我們才『只』決鬥一場;第二點,你大可進入休眠模式;第三、你自己也說想看一般道路切換成騎乘道路的樣子。」

「嗚哇——決鬥腦也要有個限度吧……」

黑色D輪緩緩駛近了見的D輪,在引擎熄火後,車身週邊煙霧已經散去。
騎士摘下白色的安全帽,沉穩的表情與剛才的激昂判若兩人,「我沒預想到最後的連鎖,我輸了。」

了見自遊作身上移開淡藍的眼眸,遊作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這場決鬥引領他們抵達港口倉庫,道路盡頭的夕日染紅整片海洋,代達洛斯橋金色圓環上的寶石散射黃橙色的光芒。

了見腰桿挺直,姿勢端正地望著遠方,嗓音有些沙啞,「……很不錯的景色。」
鴻上了見總是深思熟慮,既果斷又充滿行動力,他的決鬥風格完整地呈現他個性,耀眼而奪目。

「……了見?」遊作無法由他身上移開注意力。
對方只是不發一語地望著斜陽,表情平靜得像是沒經歷過那場激烈的決鬥。
——但了見不一定總往好的方面想。遊作現在就站在他身旁,但了見的表情卻帶著揮之不去的寂寥。一直以來,他始終冷淡的情緒總是為此翻騰。
我明明已經站在這裡了。
看著我。

「——了見!」
一身淺色的青年終於緩緩地轉回頭,看向自己。他的臉龐渲染上紅橙色,整個人彷彿即將融入暮色中。決鬥也罷,旅行也好——他總是習慣很快地完成約定,似乎不想在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跡。

「你累了?」遊作想都沒想便跳下D輪湊近他身邊。他扯下手套,直接撫上他的額頭。手心傳來的體溫讓他異常安心。他還在這裡。
「……昨晚可能沒睡好。」
「跟我們同房的那幾人今早就退房了,今天應該會好一點。」遊作又從頭到尾端詳了一番,確認沒有大礙,握住了他的手腕,語氣很認真,「我們吃完晚餐就回去休息。」
「你餓了嗎?所以我就說我們早點去找餐廳吧?」白髮的青年重新掛上微笑,「但你還能抓得這麼有力,看來應該還能撐到我們成功覓食了。」

遊作慢慢地鬆開了手,卻看見正轉動D輪油門的了見表情抹上些許困惑。
「怎麼了?」
「D輪無法發動。」了見打開儀表板的電源,「電源可以成功開啟,但引擎似乎沒運轉。」
「……不會是因為我剛剛攻擊過頭了?」
「你這幾天吃下的攻擊也不少。」他的好敵手不置可否,再度嘗試幾次發動不果後,果斷地自隨身包中翻出旅遊導覽手冊。

當了見結束與道路救援專線的通話,他轉頭看向遊作,眼中流露罕見的無奈,「因為下班尖峰時刻,他們說距離這最近的據點過來得花上一小時。」
「我先去附近找店家幫忙。」遊作不想留他一個人待在港邊,但他更想快點兩個人一起離開這裡。
「那我也去另一頭找找!」

眼看遊作迅速地一腳跨上D輪,Ai也瞬間將決鬥盤切換成空拍機,了見來不及阻止,只能揮揮手,「那我留在這裡等你們。」
他沒有漏看小他幾歲的男友在聽到這句話時,露出了符合年紀的淺淺的笑容。右手腕彷若還殘留遊作的體溫,了見也露出了微笑。

了見佇立於繫船柱旁,靜靜地聽著海潮。
遊作是在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狀況?除了青年旅館的室友出乎預料的鼾聲,這趟旅程很愉快。他只在今天下午踏出紀念館時稍微閃神,下一秒遊作(與起鬨的伊格尼斯)就提出了對戰邀約——這是一項顯而易見的策略,但遊作確實成功地透過決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他的觀察力與行動力總是能讓他吃驚,絕大多數也讓他驚喜。
但他希望遊作快樂。遊作不需要顧慮自己對於父親的感傷。

夕日落入海中的速度永遠比他預期來得快,當街燈一盞盞點亮時,背後傳來了引擎聲。
他很快地轉過身想迎接他的男友,卻發現是一台紅色的D輪緩緩接近。

「——你不是當地人?」一身紺色騎乘服的男子向他打了聲招呼,「D輪故障了嗎?」
「是的。我的旅伴們在附近求援了,剛剛也聯絡過救援中心——」
「很少有觀光客會跑到這裡,應該不太好找到能幫忙的店家。」男子摘下安全帽,看上去與響子差不多歲數,在路燈照射之下,菫色眼瞳炯炯有神。
沒等到了見的回覆,騎士便打開座椅,撈出小型工具袋,「我偶爾會幫朋友檢查D輪,可以先幫你看一下。」

盯著突然出現的陌生人,了見有些猶豫,但畢竟旅伴尚無音訊,他還是讓開了位置,「……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男人轉動油門,發動失敗後蹲下身,熟練地拿著扳手拆開合金板上的螺絲,掀開引擎上蓋。
「引擎沒什麼問題。」他改變手電筒的角度,觀察內部好一陣子後,從袋中掏出鉗子,更仔細地查看細部,「可能因為你習慣將前輪為軸壓線,傳導系統一部分的鏈條走位了。如果改裝懸吊裝置就能避免,不過這類租借的D輪應該沒辦法改。」
「光這樣看就能知道D輪駕駛習慣嗎?」
「再多一點時間替機體健檢的話就可以更清楚,另外,我有看到你昨天的直播,對這台D輪印象深刻。」黑髮男子走回自己的D輪,將皮手套換成工作手套,「應該是和你朋友連續對戰的那兩場吧,顧及盤面時還能同步召喚出星態龍,相當精采。」
「……謝謝。」想起第一次成功召喚時伊格尼斯激動到接近氣絕的誇張表現,了見心情放鬆不少,「難得出來玩,我有配合騎乘決鬥調整牌組構成,同步召喚是很有趣的召喚系統。」
「看來你在新童實野市玩得很盡興,真是太好了。」男子的語氣聽起來帶上一絲喜悅,「你們今天沒去競技場決鬥?」
「今天都在市內觀光,中午吃了CAFE LA GEEN,下午剛參觀完兩座永轉機。」
「原來如此,『幸運』也開始讓觀光客參觀了嗎。」
「『幸運』?」對他伸出援手的陌生人周身散發著了見再熟悉不過的氣息。
「市中心原本只對外開放初代永轉機『Uru』的還原模型,『幸運』前陣子才決定對外展示。」
「您似乎很了解——」
當了見正想推測對方也是學者或研究員時,男人音色沉穩地開始解釋,「我就在那裡的實驗室工作,有一點算是繼承父親遺志吧。」
「父親……」
「我父親以前曾從事Uru的開發,我對機械的興趣說不定也是受他影響。」
「我的父親也是研究員,但我沒能……」他很久沒談論父親了。他不想讓遊作或任何人為難。了見有些艱難頓了一會,才能由喉頭吐出完整的話語,「我沒有完成他的遺志。」
「那是你自己決定的事?」
「……是。」漢諾之塔沒有發動,他最後也沒聽從父親的遺言毀滅伊格尼斯們。最後的最後,他回握住了遊作伸向他的手,選擇與他走上新的道路。

「我也不完全是因為我爸爸才走上研究這條路,多虧了夥伴,我才下定決心。」闔上引擎蓋,鎖緊螺絲,男人抹去額頭的汗水,他抬起頭,示意了見再次發動引擎。雖然講得雲淡風輕,但他堅定的笑容充滿信心,「不管好壞,作為子女的確很難跳脫上一代賦予的包袱,但自己跑出來的路會比較踏實一些。」

了見成功發動引擎時,黑髮男人也鬆了口氣,俐落地拔下棉麻手套,「——抱歉,我朋友說過,我這麼講時聽起來很像說教。」

「不。」了見搖了搖頭,低頭表達誠摯的謝意,「真的……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不用客氣,我只是工作之餘出來放個風,果然在這樣的月亮之下就會碰上有趣的人。」男人收拾完畢工具,跨上自己的D輪,「你們還有時間的話,可以沿著十九號道路上山看看,那裡能看見我最喜歡的新童實野市夜景。」

「祝你們玩得愉快。」男人擺了擺手,原地倒車後轉了個彎,離開港邊。

目送紅色車影瀟灑地遠去,過了好一會,了見才慢慢地拿出手機。
「……遊作,D輪的問題解決了,我在這裡等你,嗯,沒事,不需要擔心。」他獨自一人站在寧靜的港邊,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很平和,「我會先物色幾間餐廳,我們會合後就去吃飯吧,之後我還有想去的地方。」

遊作往行李架塞好背包,一低頭就看到他的旅伴展開了電車座椅的折疊小桌,上頭的平板螢幕中滿滿的程式碼。
「你忙到在回程就得開工?」遊作皺起眉頭——他甚至還拿出了投影鍵盤,手指飛快地在青色光線中穿梭。
「不是工作,只是有些想確認的事情。」了見神色輕鬆,視線快速掃過一行行的數字與英文,點下Enter鍵後,放著程式自動執行去了,「不過剛剛看到bug就順手debug,花了點時間,但也已經結束了。」

電車緩緩發動時,他與了見一起看向窗外。新童實野市正漸漸遠去。
「……遊作,你這趟開心嗎?」
「嗯。」遊作無法看到他的表情,他輕輕握住了見的右手。他希望了見開心,所以如果對方快樂,那他也——「我很快樂。」
「謝謝你和我一起來。」了見回過頭,距離忽然近得讓遊作吃驚。
「最一開始是我說想來的。」
「……喔?」
「所以該說謝謝的人是我。」遊作放任心臟狂跳,放棄掙扎的最後,他索性直接靠上對方的臉龐,額頭抵著額頭。
「你連這也要跟我搶?」了見的語氣似笑非笑,遊作沒有回答,他在淡青色的眼眸中知曉自己的眼神有多認真。
下一秒,他年長的戀人輕輕地吻了他,卻很快地又倒回椅背。
「——我們下次再一起來吧。」偷襲成功的他熟悉的笑容帶上幾分Revolver的狡黠,「這樣下次就算是我最先邀你了。」
「沒問題。」遊作毫不猶豫地回答,他移動了位置,貼近了身旁的人。

不管是多久後的未來,遊作一向喜歡從了見的嘴裡聽到未來的約定。

草薙翔一熟練地翻面熱狗的同時,有條不紊地為初次上門的客戶介紹。而引爆眼前這波人氣的其中一人則在流理台邊,神情認真地將美生菜塞入沙拉脫水器。

幾天前遊作拿出印有新童實野市天際線的禮品袋時,Ai立刻神采飛揚地彈出決鬥盤,「鏘鏘~我們要送給熱狗小哥黑鳥號!雖然只是一比十二超擬真模型但這可是本季賽季亞軍的D輪喔!啊,紅色這台就給尊跟不靈夢了,他們超級適合紅色,然後這季冠軍的幸運之輪我要自己留著當紀念!」

「謝啦,新童實野市好玩嗎?」
「嗯,不錯。」遊作語氣平淡,但少見地露出微笑,「對了,草薙哥,你缺人手嗎?」
「是有點缺啦……」翔一確認了手機上的時刻,差不多是時候湧現了下一波用餐人潮了。Cafe Nagi透過SNS的推廣,這半年生意長紅,最近他其實已經有些應付不來。他半帶玩笑地開口,「我很歡迎你幫忙喔,你該不會現在就要開始籌備下一次的旅遊資金了吧?」
「下次我想訂雙人房。」
——早知道就不要問了。

草薙遞給客人套餐時,眼角瞄到窗台邊的精細黑色D輪模型。
真希望這類擺設可以漸漸增加——每天都維持這樣的來客數的話,再過不久應該也可以帶著仁出去旅行一趟了吧。
他以毛巾抹去額頭的汗水,帶著笑意,再次鼓起精神,大聲地招呼客人。

今天也是忙碌的平凡一日。

(完)

……

…………

不動遊星拎著好幾盒披薩與整袋罐裝啤酒踏進車庫,熟悉的聲音迎面而來。
「遊星!太慢了!」
「你還嫌啊?都到這個歲數了,別老是麻煩遊星好嗎!」
「哼。」離開賽場也依然桀驁不馴的王者沒有半點顧慮,起身接過披薩,「比起找外送電話,我找遊星比較快!」
「傑克、克羅,好久不見——我也有算克羅的份。」
「喔喔謝啦……」克羅一邊在工作桌上清出空位,一邊接過啤酒,「不對,你真的對這傢伙有求必應耶,對他也太好了吧!」
「你們難得都回到新童實野市,繞路兜風跑腿一下也無妨。」遊星攤開披薩紙盒,桌邊頓時滿溢起司的香氣,「這陣子在忙系統的資安等級評鑑,有點棘手,剛好能順便放鬆一會。」
「你也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傑克不客氣拉開了鋁罐拉環,大口喝下啤酒,又拿起一片披薩。
「畢竟軟體跟硬體領域不同——」正當遊星也想拿起馬德里披薩的瞬間,口袋中手機傳來震動,他一看到提示立刻滑開螢幕。
一向擅長照顧人的克羅湊近他身邊,「遊星,這時候就不要看工作的信箱了啦。」

——誠摯地感謝先前您的幫助。附件作為微薄的回禮,希望能幫助到您。
ps.也謝謝您推薦我們的山丘上公園。我的夥伴與我都相當盡興。

附件檔名是資安改善建議書,郵件地址空白,信末署名只留下「R.」。
遊星腦中立刻浮現月夜中港邊的那位青年。那孩子身上有著與自己相似的氣息,他們僅有一面之緣,但他能從他的牌組與決鬥中感受到他的熱情與羈絆。在實況中,當一黑一白的騎手在場上激烈交鋒的瞬間,幾乎讓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他們的下一步——那份激情足以讓作為觀眾的他也感受到心臟的鼓動。
遊星放下手機,看著他永遠的好對手,深深吸了口氣。

「……傑克,來場決鬥吧。」

「求之不得!」

「你都開喝了還直接答應!?」克羅忍不住再次爆發,「你們兩個都給我乖乖吃晚餐!明早再上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