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博多豚骨拉麵團 馬林】off season

「咦?你沒和林在一起?」
馬場翻開暖簾,攤主的聲音立刻伴隨熱騰騰的高湯香氣迎面襲來。
「豚骨拉麵,麵條超硬。」馬場向座位上的熟人們舉起手簡單打了招呼,「總不會二十四小時都在一塊兒唄,事務所最近因為快過年忙翻天,我們常常得分頭工作呢——我支持自由行動主義嘛。」
次郎放下筷子,「剛剛林小弟來過了,說去完運河城要回博多車站晃,我還以為他和你有約呢。」
「哦?早知道他要走過車站我就請他買福屋的新產品——」
「馬場啊,我的重點可不是博多車站唷。」
「但這不就是他平常買完東西順路回家的路線嗎?」
「馬場大哥,是車站那從上週開始有聖誕節的活動啦。」簌簌地喝完碗底熱湯,準備上工的大和裝扮整齊,朝他眨了眨眼,「你沒注意到嗎?」
「我不太常經過那邊啊,」馬場回想了很久,總算想起駕車經過站前時掃過的街景,「你說那些看起來跟屋台很像的攤子?」
「那是耶誕市集啦,前幾天我和美紗一起去看過了唷,晚上很熱鬧呢。」
「是喔——?」馬場漫不經心地回應,一邊掰開免洗筷。
「嗯,這麼說來早上林小弟出門工作前似乎問過……但我搭不上他想去的時間——」
——在他說完最重要的「我出門了」之後。在相識之初,他從沒想過林可以自然而然地打聲招呼後再踏出家門,馬場露出溫和的微笑。

「你該不會讓林小弟一個人去?」
「你們真的在交往嗎?」
次郎與大和同時拋出驚呼的同時,正遞出拉麵的源造也給了他一個憐憫的眼神。

「呃,有什麼不妥嗎?」
「那邊現在有燈光造景耶。」
「這時期沿路上都有啊。」而且林小弟要去運河城的話,也一定能看到啊。
「還有香香甜甜加了香料的熱紅酒。」
「想喝的話應該可以自己煮出來唄?」酒精加熱過後不就都蒸發了,那還有什麼樂趣呀?
「這可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喔,連超商都在提醒你要訂炸雞跟蛋糕了。」
「聖誕炸雞跟聖誕蛋糕都是商人搞出來的噱頭啦。」
「……馬場,你啊——」次郎眉頭輕皺,語氣滿是不可置信。
「安怎?」
「你該不會也對林小弟這麼說了吧?」

馬場吸了一大口麵條,點了點頭。次郎立刻送給他好大一口嘆氣。

「就算美紗再怎麼早熟,我可也不會直接告訴她聖誕老人不存在喔。」
……但那孩子自己就會這麼講了唄?用力咀嚼著細麵,馬場仍是一臉困惑。棒球隊隊友們(出於對八卦的好奇)時不時會關心自己和林的交往進度,也不時(基於維持團隊氣氛融洽)會出手調停紛爭,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次郎如此介懷又咄咄逼人。

「我難得開始同情林了。」連一直處於外野的大和也忍不住開口了。
「蛤?」
「馬場大哥,我以為你會更懂人情世故的……就算不是浪蕩子或男公關,也知道聖誕節時情侶都會一起過吧,我二十五號前後的行程可是已經都被客人約滿了耶。」
「欸——?但林小弟跟我有一起去看煙火大會,也打算一起去新年參拜啊?」
「超級正統的日本人行事——」次郎笑著擺了擺手,「我猜林小弟雖然可能對除夕敲鐘有興趣,但他應該會更喜歡聖誕市集、情人節跟白色情人節之類的,雖然我也覺得那是商人的宣傳手法啦,可是氣氛還是很重要——」
「日本人過什麼聖誕節呀,到了年底的重點就是要準備過年唄!紅白歌合戰!蕎麥麵!年糕!」咚地一聲放下麵碗,馬場氣勢猛烈地宣言。
「林小弟可根本不是日本人喔。」次郎幽幽地出聲提醒,而源造則是點頭表示贊同。

「這麼晚了還要出門?」九點零八分。馬場從手機螢幕中抬起頭。林正將圍巾塞進大衣領口,幾縷亞麻色髮絲落在深灰色的圍巾上。可能因為大家都還想過個好年,與一般社會相反,源造那裡接近年頭年尾反而較為清閒,他和林未來幾週應該都沒有工作得要夜間外出。
「我想去聖誕市集。」
「你不是前幾天才去過?」憶起上週被隊友圍剿的場景,馬場有些不以為然,「車站前的廣場有這麼多攤位可逛嗎?」
「今天是去天神那裡,今年有三個市集。」從皮包裡撈出鏡子,林一邊快速確認妝容一邊簡單報備行程,「買個東西而已,很快就回來了,你想睡就先睡吧。」
言下之意是「不用撐著等我的『我回來了』」。馬場心中一陣酸軟。他們兩人都走過不少風風雨雨,幾個月前開始交往後相處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但至少他確定之前的林絕對不會這樣叮嚀。盯著林走向會客區的背影,馬場深吸一口氣後,猛地站起身。
「……我也跟你去唄。」
「啊?」林回過身,滿臉困惑,「你不是說你沒興趣?」
「我剛好也想吃點宵夜了。」
「先提醒你,那裡不會有任何明太子喔。」
「今天午餐吃過了,沒關係。」

與林一起鑽出地下鐵,穿過高樓大廈前往市集廣場時,馬場總算理解為什麼那天次郎反應這麼大了。正前方視線所及範圍至少就有五對情侶,旁邊則是幾個女孩結伴同行,身後也有親子正歡快交談——這裡沒有任何人落單,全都出雙入對,一個人前來的確太過孤單又格格不入。
腳步一旦停歇,十二月的冷風便讓馬場不自覺地想湊近身邊的林。他們靠得很近,這是他倆之間的少數改變之一。廣場入口拱門就在眼前,裡頭傳來陣陣樂音,馬場在等待紅綠燈的空檔稍稍撇過頭,視線掃過同居人全身。林身著焦糖色大衣,腰際打上了漂亮的蝴蝶結,但下半身仍是短裙外加黑色長襪。
「嗯——我一直很好奇,林小弟裙子這麼短不會冷嗎?」
「不會啊,這件使用了特殊織法完成雙層構造,外頭是喀什米爾羊毛絨外加內裡刷毛。」青年動作輕快地原地轉了一圈,米色短靴踢躂作響、微微揚起裙襬,「而且這是本季限定又是最熱門的紅黑格紋,很好看吧。」
「超可愛。」馬場毫不猶豫地發自內心讚美。他其實聽不懂林解釋的一大串咒語,但他能肯定林絕對比在場的所有女孩都可愛。
「對吧!」林露出的笑容搭配周圍璀璨的燈火,燦爛得讓馬場瞬間有了睜不開眼的錯覺。

他們費了點力才於用餐區卡了個座位,一旁的巨大燈飾聖誕樹清楚照亮了整個區域。馬場伸手插了一塊淋滿起司的牛肉,桌上還擺著啤酒、炸薯條、熱狗堡,以及林穿梭於攤販間廝殺後購得的聖誕樹擺設跟彩繪玻璃燭台。
「人很多欸,今天不是平日嗎?」
「還不算多啦。我之前在車站那次完全卡死在人群中,還碰到扒手想幹走我新買的項鍊。」坐在暖爐旁的林雙手捧著今年度天神市集限定版淺綠色馬克杯,「不過我馬上就修理了他一頓。」
「在人潮裡面?」
「我全力肘擊了他後就直接暈過去了,超級窩囊。」他稍微壓低音量,但語氣像談論天氣一樣稀鬆平常。
「怪不得沒聽到重松抱怨車站那辦活動已經夠累了還死了人,林小弟做得好,你也成長了不少欸——」

平常林要麼立刻跳出來氣呼呼叫他少呼攏自己,要麼就得意地承下這份讚賞,但此刻他卻異常安靜。馬場一邊持續清光滿桌的垃圾食物,一邊順著林的視線望向前方,對桌的情侶映入眼簾。他們緊貼在一起,男人的雙手輕輕摟在女友腰間,似乎在她耳邊說著情話,逗得女人笑得花枝亂顫。分明是在人聲鼎沸的耶誕市集,那兩人的週邊卻彷彿有著粉紅色的結界一般與世獨立。
果然林小弟還是很喜歡這種情侶氛圍?正當馬場轉回目光想認真詢問男友意見時,才發現林滿臉寫著「我他媽在看三小」,還順帶參雜了幾分被閃得莫名其妙的生無可戀。
「我以為林小弟會很憧憬那種欸。」目送再度走入人群還依然死黏在一塊的情侶時,馬場眼前閃過無數個經典電視劇畫面,「你不是大力誇獎過秋季月九日劇大結局的約會橋段?」
「電視劇裡是因為俊男加美女才賞心悅目,剛剛那只是大型公害。我絕對不想變成那種蠢情侶,噁心死了。」林喝完最後一口熱紅酒,把杯子包進塑膠袋,這才是他跑遍三個聖誕市集的最大目的,「我搞定了,可以回去啦。」
馬場悄悄握住林的右手,小心翼翼地交扣十指。
「喂。」
「嗯——?」馬場帶著笑微微低頭,口氣溫柔地回應林疑惑的眼神,「我只是想,如果是這樣的話林林不知道可不可以接受咧。」
「……勉強可以啦。」林回握住他的手,想了幾秒後,也掛上帶起幾份狡黠的笑,「因為我很好看呀,托我的福,你和我加起來平均一下就及格了。」
「林小弟的標準太嚴苛了唄。」
「你有意見的話就把你那身行頭改造一下。」市集內正湧入剛結束第二攤聚會的上班族,正當他倆準備穿過越發擁擠的人潮時,林突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
「我慣用手這樣就動彈不得了,如果待會遇到什麼狀況你得負責處理喔。」
「沒問題,交給我唄。」拍拍胸口,馬場邁開步伐,「我們回家唄。」

作為正港九州男兒,他還是不太習慣過洋人的節日,但他很樂意往後每年都陪林來買限定馬克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