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Life is a journey 02

02 #lifewithdogs

——呃,第一次去聯誼的感想?噢,我認識了一個有趣的傢伙,去了他家玩,他家啊……

虎杖學長被打包帶回家了?!看不出來學長動作居然這麼快!不愧是西中之虎!

幹得好啊虎杖Congraturation Brother你這麼棒,之前沒看上你的人都沒長眼!

學弟驚呼出聲,非常失禮。東堂莫名其妙地起立鼓掌,又莫名其妙地涕零如雨。他繼續高談闊論他一慣的堅持——虎杖在市場上絕對炙手可熱——只要兄弟你有那個意願,就算你不用特別去聯誼,只要休假去仙台站繞個兩圈,必定也是收穫滿滿。

眼見東堂說得忘我,虎杖選擇閉嘴丟了盒面紙過去。
多說無益,他並不想讓他與新朋友之間的情誼被越描越黑。虎杖的工作需要交替輪班與非輪班日,這導致他和很多高中朋友斷了連絡。不過伏黑沒這個問題,他的工作時間一樣特殊。虎杖只要前一天問一句,平日的中午也能和伏黑一起吃個飯或看個電影。很快地,「伏黑先生」成了「伏黑」。接著,他沒花太多時間就發現伏黑惠超受歡迎。

……世界上還真實存在常常被搭訕的男人啊。
虎杖手握罐裝咖啡與果汁,才轉過身,便目睹伏黑被包夾。從學生時代至今,搭訕跟被搭訕都只存在於朋友的嘴炮之間。在他認識伏黑前,他沒實際看過幾個實例。

他們抓住春天的尾巴,開車晃到仙台城踏青。身為當地人,虎杖從小到大沒來過幾次,要不是伏黑提議,他也想不到這裡很適合消耗小黑小白的體力。一如伏黑的調查,制高點的青葉城跡是熱門觀光景點,即使在平日也陸陸續續有遊客湧入。不過觀光客搭乘觀光巴士登頂後,通常只會和伊達政宗合照就離開,不會走離本丸太遠,更不會特別往下逛到青葉山公園跟博物館。伏黑原本似乎也是看準這點,才選擇這條散步路線的。

但虎杖不過離開幾分鐘,便有兩位女性開心地走向伏黑。他們穿著輕便,手拿小摺頁文宣,應該是觀光客。
這不知道是虎杖第幾次撞見這景象了,車站西口、公園、寵物嘉年華、商店街的超市,現在又添上了一筆博物館門口。

東堂啊,這才是真正受歡迎的男人。帥哥才不用特別前往車站,即使站在人煙稀少的地方,也會被搭話啦。虎杖在心裡吐了吐舌頭。
女孩們離開後,他才識相地回到伏黑身邊。伏黑似乎很習慣這類的對談,他應對得四平八穩,與剛剛錯身而過的女孩們截然不同。

「這次是什麼事?」
「他們想知道附近有沒有推薦的餐廳。」我明明是東京人。伏黑看起來有些無奈。他把手機塞回口袋,接過咖啡,「要是你早點回來就好了,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呃——我也沒來過這裡幾次,也要靠Tabelog。」基於仙台人不能輸的執念,很多景點與名店都是虎杖最近做功課後才知道。而且這些女孩子說不定鼓足了勇氣才主動出擊,虎杖不想破壞他們的努力。

「伏黑真受歡迎啊。」能讓女孩子如此拼命的伏黑好厲害。虎杖的語氣是全然的讚嘆。他們上個禮拜逛嘉年華的短短兩個小時內,伏黑連續和好幾位飼主打過交道。全是女生。「之前你不也被抓著問餐廳,最後還被要了LINE耶。」
「受歡迎的是他們。」伏黑指著他的大狗們。他似乎不認為那叫搭訕,那些女性一律被他歸類成需要幫助的路人,「上次那些人是想交流寵物友善餐廳的情報,飼主們互相聊天很常見。」
伏黑進一步解釋「那些人的重點不在我身上,平常帶寵物出門散步代表你住附近,自然會有人來問路,大家也會預設你很友善。」
伏黑既認真又正經,補充說明這理論在國外做過實證研究,可信度很高。但虎杖依舊是一臉狐疑,於是他乾脆遞出牽繩。
「不然你自己來試試看。」
虎杖半信半疑地接下黑色的塑膠握把。回程路改由虎杖接棒後,他們花了三倍的時間才回到伊達政宗像。鼓勵小黑與小白爬坡固然花時間,但最大的原因果然還是沿路走走停停。

「——我說的沒錯吧。」
「找我聊天的和找你的人明明完全是不同類型啊?!」
還不都是受歡迎,有差嗎。伏黑站在停車場內,理直氣壯地斷定,氣勢與廣場上的仙台藩主無異。看來他是真的不懂差在哪裡。
——差得可多了。虎杖的戰績是帶著紅貴賓的一家老少,固定來運動的婆婆,以及身材壯碩的跑者。穿著慢跑背心的青年還多問了虎杖平常都在哪鍛鍊,胸推硬舉多少公斤。

虎杖心情複雜地看著他的朋友。伏黑彎下了腰,語氣輕柔地誇獎小黑與小白很聰明,是最棒的狗狗。虎杖開始有些擔心了。
這傢伙說不定根本不是酷酷的冷面帥哥,而是沒有意識地遲鈍到不行,莫非他是天然呆嗎?

說起來,他們會帶著大狗們出遊也是始於虎杖一時興起。
他的車子定期維修結束後,虎杖隨口詢問伏黑要不要帶狗狗們去海邊。當時他腦中閃過的是電影裡的某個夢幻場景——不過畢竟伏黑才是小黑小白的飼主,他沒抱太大的期待。然而,過沒幾天他就收到了短中長期訓練計畫。伏黑還很禮貌地提醒,如果虎杖很重視車子內裝,那麼放棄比較好。
——第一步得先從開車到我家讓他們上車開始,要先讓他們安心地待在車子裡。
伏黑還細心備註「※我家旁邊那塊空地清出來後可以停車」。
虎杖掃過一次資料後,滿心敬佩,馬上送了張OK貼圖回去。

——那時候他們才認識兩個禮拜呢。

「……伏黑,你平常一個人的時候,千萬不要隨便跟著陌生人走喔。」
「啊?」你在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啊。伏黑皺起眉頭,眼神很冰冷。
虎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落得跟東堂一樣的境地,但他很難繼續解釋。
最後,他拍了拍伏黑的背,問他晚餐要不要去吃咖哩炸豬排。

小黑與小白的訓練在梅雨季結束時告一段落。
夏日氣息造訪東北地區之際,虎杖立刻和伏黑約了個晴朗的下午。開車北上一個小時以後,兩人兩狗抵達了海邊。月牙形狀的海岸很美,與虎杖小時候的記憶一樣,差別只在於地震之後,週邊沒什麼店家了。這時節還不是旺季,小小的沙岸只有三三兩兩的遊客。

伏黑幫他們拍了好幾張照片後,心滿意足地縮回遮陽傘下。
虎杖則是實現了和狗狗在沙灘上一起奔馳的願望,比起電影裡只有一隻拉布拉多,他還奢侈地多帶了一條大狗狂奔。雙倍的毛茸茸,雙倍的快樂,而且他們還都很聽話,簡直完美。一人兩犬在浪花之間玩得很開心,當虎杖回過神來,已經跑過了整個海岸。

小白興奮地在虎杖腳邊繞來繞去,小黑則朝著主人的方向叫喚了好幾聲,用力地搖著尾巴。虎杖看著遠方的黑點,輕輕撫過他們的背。
「你們也想叫伏黑下水嗎?走吧!GO!」
大狗汪地一聲,一邊甩水,一邊衝回伏黑身邊。

虎杖跟在後頭一起追回去時,再次目擊搭訕現場。
這次真的是搭訕了。虎杖還沒走到傘下,就聽到伏黑提高聲量說了句「抱歉」。

「你真的不跟他們一起玩嗎?」
「我沒興趣。」伏黑依然淡漠,卻安靜地嘆了口氣。大狗們咽喉傳出嗚嗚的低鳴,在伏黑的大腿上蹭過來又蹭過去地撒嬌。濕漉漉的毛在他的防曬外套與短褲上留下了水印。伏黑揉了揉小黑跟小白的頭,環抱住他們。
「我也沒時間。和你們在一起就夠了。」

伏黑的語氣跟眼神寵溺,和他們第一次聊到小黑小白時一樣。虎杖眨了眨眼,他好像搞清楚伏黑那天晚上縮在酒吧角落的原因了。自己一直都搞錯了——伏黑平常面對那些搭訕時,可能不是遲鈍,也不是習慣後的餘裕,而是在節能。

迎面而來的海風很鹹。虎杖從迷你冰櫃裡撈出可樂,啵地轉開瓶蓋。他也幾乎全濕了。伏黑毫不在意地跟著小黑小白一起往旁邊移動,在海灘墊上空出個位子讓他坐下。

「伏黑,你很困擾嗎?」
「……他們找別人會更好。」他的聲音差點被海潮聲吞噬,可是虎杖沒有錯過。
「嗯——……好!」就算別人如何羨慕,那些對於他的友人都是過剩的好意。
「以後伏黑被路人抓著不放的話,我就想辦法救你。」
「那就拜託你了。」
「好!包在我身上……!」
伏黑拿起綠茶罐輕輕碰了他的寶特瓶,作為乾杯。
他的大狗狗們鼻子往他的腳踝頂了幾下。伏黑伸了個懶腰,慢慢地站起身,結束了他的低耗電模式。

海平面染上整片橙色時,他們才踏上歸途,帶著與疲倦等量的成就感抵達伏黑家。
脫離學生時代後,他已經很久沒玩到幾乎電力耗盡了。虎杖看了眼儀表板後,又轉頭望向後座。伏黑在小黑與小白中間,駕輕就熟地替他們解開專用安全帶。

「伏黑。今天謝啦。我這台車之前一年才跑一萬公里,很不划算。」虎杖搔了搔頭,指縫裡卡了些沙,他搓了幾下指尖。「我們以後也可以常常出來嗎?帶著小黑小白一起。」
「我們才要謝謝你。」
伏黑打了個呵欠,瞇起的眼睛彷彿是在微笑。
「——之後的話,就看司機先生怎麼排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