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異路同歸

「這還真是壯觀啊……」
虎杖的視線由挑高的天花板緩緩下移至前方的人群,「現在是咒靈大拍賣嗎?和外面商店街差太多了吧。」
「……要回去立川嗎?」伏黑右手往前一揮,順手祓除掉迎面而來的蠅頭。
他們踩著夕陽餘暉踏進老舊的大樓,即使即將入夜,一樓仍是十分熱鬧——該有的人潮與不該存在的蠅頭比比皆是。
「我們人都來了!」虎杖左手重新抱緊A4紙箱,稍微調整了重心,「而且伏黑也在,沒問題!」
付出勞力的提案者都這麼說了,伏黑只得踏出腳步,「去樓上拿號碼牌吧,先把這箱交出去再逛。」

-

下午時分,虎杖從宿舍房門邊探頭而出,「伏黑,你晚餐有什麼打算?」
「我想去市區一趟,」房間的主人指著地上一疊文庫本,他正準備封箱,「我要清掉這些。」
「賣二手書嗎?那要不要一起去中野晃晃?」
那不是個乾淨的好地方。伏黑習慣性地皺起眉頭。在他想提議其他地點之前,電影少年已經開始繼續推銷,兩眼閃閃發亮。
「我看過介紹,中野有間電影同好一定得朝聖的店,我之前就很想去!啊、我還可以幫你扛書喔!」
他男朋友微微地低頭,使出了最後一擊,「而且——我們沒什麼約、約會過……」
虎杖的語氣帶上些許害臊,「呃,如果、伏黑你傍晚有時間可以出去走走的話……」
當然可以。有哪次是不可以的。
半小時後,他們人就在中央線快速列車上了。

由中野車站出站後直走步行十分鐘,與三三兩兩的人流擦身而過,穿過圓拱形屋頂的商店街,他們的目的地便矗立於街道最尾端。NAKANO BROADWAY——大樓入口掛著紅底白字的醒目招牌,外觀只是一棟複合商城,在東京是再普通不過了。
全棟建築由地下一樓到四樓是作為商場使用,雖然位處商機蓬勃的黃金地段,進駐三、四樓的店鋪卻少得詭異。內裝的壓迫感佐以昏白的燈光,還有人們放手或取得物品時,過度厚重的感情……以咒術師的角度來看,這裡簡直可以作為聚集咒靈必要條件的教科書範本,並不是個適合夜間散步的好地點。但整棟大樓充斥各種怪奇小店——從一般的二手書到珍稀模型,動漫到電影一應俱全,百分之百投虎杖所好。

第一次造訪的虎杖確實相當享受。儘管總有蠅頭三不五時竄出後擋住櫥窗,他的興致也絲毫不減。
在領取二手書估價的號碼牌後,虎杖腳步輕快,由三樓出發一路往下信步展開探險。

「這是MD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實品……!」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以前的原畫原來是長這樣啊。咦,這標價後面到底幾個零——」
「十二萬。」
「這個轉蛋居然可以直接買整套!好厲害!我之前因為只想要黑色的狗狗不敢下手欸!要不乾脆現在全買了——」
「你要放在哪裡……?」
「好多腰帶!啊,我小學時超喜歡這代!居然還有在賣……嗯?是復刻版?伏黑你看過這部嗎?」
「沒有。」
「啊!設定集耶!我超級推薦這部動畫!伏黑你看過嗎——」
「沒有。」

伏黑的反應一如既往地平淡。虎杖老早就習慣了,只是持續與他分享他看到的一切。每次他側過身,讓伏黑也能看到商品時,兩人的距離都近得不得了。如果四下無人,虎杖偶爾會不動聲色地勾上他的手指。
和上次差太多了。又一次輕輕碰上虎杖的肩膀時,伏黑忍不住分神。
他之前踏入這裡心境不帶半點喜樂,只在速速辦妥正事後,將中野登錄在黑名單中。但如果虎杖這麼喜歡這裡,他願意調整他的黑名單。

時逢週日,除了連鎖商店外,泰半的小店鋪沒有營業,但也足夠兩人消磨等待時間了。他們掃過一樓的一半店家後,伏黑接到了通知可以前往確認估價的電話。伏黑回到三樓結算時,虎杖表示要直攻四樓尋寶。
伏黑在半小時後走出結帳櫃檯,盤算著等一下該請搬運工一瓶可樂時,迎接他的是雙手空空的虎杖。電影宅笑著問他時間也晚了,要不要出去找晚餐。

「你沒找到喜歡的東西?」
「是有一張阿諾的海報啦。但要一張樋口一葉耶!好猶豫。我很想要,可是它有摺痕——這樣好像有點貴……」
伏黑腦中立刻浮現了虎杖的床邊。牆上的寫真女星(第二代)在他們交往隔天立即功成身退——結果現在要換成另一個胸部很大的傢伙?
但看著唔唔嗯嗯猶疑半天的虎杖,伏黑最後嘆了口氣。不過是張海報。他們不應該讓自己有機會後悔還有什麼事情沒做。
「那只有一張吧——你還會猶豫的話代表你該買。我去樓下書店等你,順便看有沒有新書。」
「……好!我馬上回去……!待會一樓見!」

-

口袋傳來手機的震動時,伏黑將《恐怖!地圖已不存在的廢村探險實錄》放回架上。
虎杖傳來了海報盒的照片。
——我買了!
——四樓另一側有一區在賣模型,好熱鬧。
——我再逛一下,八點見!

反射性送出「好」字的三秒後,伏黑立刻轉身衝出店面直奔樓梯。

不對勁。
……那傢伙今天都沒在看樓層圖!四樓應該只有一半的店鋪營業……!
虎杖怎麼可能沒發現?難道因為阿諾昏頭了?!

伏黑一踏上最上階,微弱的不祥氛圍立即迎面襲來。整層四樓的空氣沈澱得一如死水,混雜著些許霉味。他難以判斷源頭,只得憑藉經驗往毫無人氣的方向跑去。路途中他與一對情侶錯身而過,他們詫異地瞄了他一眼,但很快見怪不怪地走遠。

走道的長度長得出乎他意料。即使伏黑只來過一次,對四樓僅存微薄的記憶,但原先不該是這個模樣——在轉過兩次無人的轉角後,殘穢越發濃厚。白色燈光下,往前延伸的兩側店面看似沒有盡頭,拉下的鐵捲門一間連著一間,連綿至遠方。
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
……氣息都重成這樣了,太過正常才是真正的異常。

「——玉犬!」
來不及降下帳……但在這裡的話大概沒關係!
清脆的擊掌聲迴響於廊下。渾現形的瞬間,規矩的風景彷彿海市蜃樓一般,邊緣的形狀逐漸扭曲。玉犬揮出黑色的爪子,俐落地扯下慘白的虛像。以裂縫為起點,偽裝的表皮開始剝落,露出一塊塊的赭紅。
他的猜測正確。特殊類型的咒靈——彼端儼然已成為異界。
他要找的人就佇立於一片深不可測的暗紅色當中。

「……伏黑?」虎杖有些驚訝,但立即察覺異狀。剎那之間,他跨開步伐轉為備戰態勢。
伏黑使役的式神直直地奔往最深處,在與虎杖擦身過後沒多久,伴隨一聲長嘯,扭曲的空間簌地收束。
前方猝然噴發出強烈的氣壓。伏黑一個踉蹌,虎杖更是整個人被吹飛,撞上鐵捲門發出碰地一聲的巨響。

三十公尺外,走廊終點是另一間沒有營業的店鋪。伏黑確認周圍恢復正常後,鬆了口氣。原本在遠處的咒靈忽然近在咫尺,在玉犬的利牙下發出非人的悲鳴。

——接著就剩針對非術師們的善後了。他倆的身後傳來腳步聲與此起彼落的詢問。人們正因為異樣的聲響開始聚集。

「你走路小心點!笨蛋!」
伏黑拉高聲量,快步走到虎杖身邊,「配合我。」他彎腰拉起虎杖的瞬間,湊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就當作你不小心跌倒撞到吧。」
「嗚哇,意外多了冒失鬼屬性。」虎杖嘟囔著伏黑演技好差的同時,搭著他的肩膀起身,「抱歉我沒發現……」
「這區鐵捲門一直都是拉下的。」在虎杖忙著拍落身上的灰塵時,伏黑替他撿起地上的海報盒,「這類咒靈特化成空間扭曲型,但還沒成形,能夠看出些『什麼』的術師特別容易被捲進去,第一次遭遇的確不太容易能發現——」
「你剛剛直接叫出玉犬,沒問題嗎?」虎杖轉頭看了眼旁邊的大型犬。牠正快樂地大啖晚餐。
「但好像也還好……反正這裡阿宅這麼多,你大不了被當成動漫迷中二病發作——」
這完全消磨掉伏黑的關心與同情心了。他把海報盒丟還給虎杖,「待會晚餐你請客。」
「……真的很抱歉。」

中野百老匯的店家陸續於門口掛上「本日已停止營業」招牌之際,他們踏出了建築物。放眼商店街,多數的店鋪也已經準備收拾。
「旁邊有好幾間拉麵店,評分都不錯。」搶在甜點店打烊前買了塊蛋糕交給虎杖,伏黑右手拿著手機,螢幕上是他查過的餐廳列表,「這次你要跟緊啊。」

——最後他們的晚餐還是依照老樣子採取AA制。
他們穿梭於巷弄時,再次誤入咒靈產生的異空間,不過這次是由虎杖早一步察覺,順利祓除。雖然晚餐變成宵夜,但好險拉麵店的營業時間都到很晚,不致淪落到要靠超商解決空腹,而且虎杖的戰利品也還平安無事。
將近跨日時,他們拖著疲倦的身體滑進電車,在車廂內找了個角落坐下休息。

「糟糕。」聽到虎杖的聲音,伏黑順著他的視線望進塑膠袋內。蛋糕的奶油溢出到紙盒外,「這樣就不能給釘崎了。」
「……抱歉。」
「沒關係啦,我們回去以後自己解決吧。」虎杖伸了個懶腰,「那邊每條巷子都很窄,視野又很差,動起來綁手綁腳。」

下次還是別來中野了。何止蠅頭博覽會,今天根本蒐集完中野車站周邊的都市傳說了。到最後幾乎都在工作,還因為自己的失態,在戰鬥中搞砸伴手禮。果然一開始就應該要阻止他——
「我們下次再來吧。」
「……啊?」虎杖打斷了他的反省。
「很好玩啊!貝類湯頭的拉麵也好吃!還能順便活動筋骨,真不錯啊中野——!」

在規律的晃動之中,虎杖默默地牽起他的左手,「我們有好好約會了一整個晚上,很開心。」
你沒講我完全忘記這是約會——這樣也算是約會嗎?
伏黑困惑地抬起頭。暗色的車窗中,倒映著顯露些許疲態的他們——虎杖笑得一臉滿足。
於是伏黑也安靜地收緊了左手。

(完)

只有作者本人在意的事情:

  1. 官方小說中,稱呼阿諾是使用了日本對阿諾史瓦辛格的愛稱「小史瓦」。本文採用了臺灣常用的阿諾。
  2. 未成年販賣二手書籍規定需出示監護人蓋章的相關文件,伏黑常備了兩三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