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在學期間總派得上用場

「伏黑,你還好嗎?抱歉……」
「你不需要道歉。」
「但要不是我昨天晚上——」
「我沒事,少囉嗦。」

伏黑已經懶得算他到底回覆幾次虎杖「別在意」了。
今早他一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臉愧疚的虎杖。他的鄰居滿懷歉意,盯著自己的時間漫長得到尷尬。
一陣扭捏後,好不容易擠出的第一句問候就是過度深刻的關心。過沒幾分鐘,當虎杖聽到他彎腰穿鞋那瞬間不小心吐出的嘆息後,他再也沒離開過他身邊。除了時時刻刻隨侍在側外,還不斷建言他該去保健室報到。

——鬼才會因為這種爛原因放棄鍛鍊。

伏黑皺著眉頭望著短短的階梯,近在咫尺的練習場忽然感覺有些遙遠。
他做足心理準備後,才慢慢地步下階梯。
髖關節周邊傳來陣陣鈍痛,他很熟悉這種痛楚——通常是劇烈運動後造成的傷害,不常用到的肌肉應該是拉傷了,兩三天就能回復。但不巧的是這周的下午到傍晚塞滿二年級的實技練習。棘手的還有湧上全身的倦怠感。一想到待會得拖著這不萬全的身體對上火力全開的學長姐,他就想詛咒昨晚太過天真的自己。

「伏黑——……你不舒服的話,下午還是跟學長姐報備後,去休息吧?」
「完全不需要,我還好。」
「看起來根本不好,抱歉,我下次會事先做好準備,也會乖乖做更多功課……」
「你知道問題在哪就好,待會再道歉我就揍你。」
「唔唔唔對不——痛……!可以不要踹我膝窩嗎?!」

「嗚哇——他們是『那個』了嗎?」
「也只能是『那個』了吧。惠終於出手了?」
「啊!真希學姐!『那個』是……?出手?咦?!不不不?!我們昨天晚上——」
「你不用再多說些什麼了,我心知肚明。」
「釘崎?!喂?!聽我解釋啊——……!」

不要以為你們掩著嘴,我就聽不到。你們聲量大得不像想掩飾啊?
絕對不是「那個」。怎麼可能是「那個」。為什麼猜我出手?
伏黑收回右小腿,正想出聲化解誤會順便拯救窘迫的虎杖時,學長們突然從後方兩側冒了出來。

「唉……真的是很糟糕耶。雖然我很懂這種年輕犯下的錯誤啦,但宿舍隔音很不好的……」
「鮭魚。」
「惠昨天叫得太大聲了啦——悠仁好粗魯——」
「鮭魚。」
「學長們後來不也一起來了……!」
「噁,臭男生,夠囉。」
「等等!等等等等!?我們清清白白、光明磊落……!」
「『我們』啊……好青春啊……」
「鮭魚。」

事態一發不可收拾。虎杖一邊辯駁,一邊低著頭慌亂地滑動手機。伏黑藉機默默地遠離了他的同學與學長幾步,消極地行使緘默權。他今天第一次認真考慮要不要掉頭回去宿舍休息算了。

「昨天我們是在做這個啦!我照著影片教學操作——」
「嗚哇不要讓淑女看髒東西!我不想知道同學的性癖!」
「『泰式古法按摩——髖關節進階課程』……噗哈哈哈哈你們是笨蛋嗎?!惠你因為按摩受傷嗎?!好孱弱——!」
「哇,好蠢……」

你們來讓他按按看啊。
但伏黑馬上想到那堆動作大多得敞開下肢,於是他選擇閉嘴。

的確很蠢。早在虎杖請他平躺在地板上,他就應當察覺這很不妙了。
昨晚最開端是他在食堂讀完新書後,按揉著有些僵硬的右肩——路過的虎杖帶著關心,笑容滿面地詢問「我常幫我爺爺按摩!我幫你舒緩看看?」

虎杖沒做錯什麼。是自己無法拒絕虎杖太過熱情的邀約。
他不該輕信虎杖的「我最近逛Youtube看到一些新技法想試試看」。作為經常出生入死的術師,跌打損傷是家常便飯。在虎杖抬起他的右大腿,手滑過他的大腿後側,說明「血液循環不好的人按這裡可能會有點痛喔」時,他還覺得這句叮嚀輕如鴻毛。

虎杖想做的頂多是瑜伽吧。自己對於疼痛的程度可是遠高於一、般、人——

「啊啊啊啊啊啊——」下一秒他發出的叫聲連自己都不忍聽。
「伏黑……!?我只是輕輕碰耶……?」
「痛……!」
「那、那換別種方法——」
「嗚嗚、呀、啊啊、啊啊——」
「咦?這樣也不行?」
「嗚、啊……」
「嗯——伏黑你膝蓋這邊的肌肉也好僵硬,你平常訓練完有收操嗎……」
「等、等一下——……!」
「唔——伏黑……你要記得呼吸喔——」
我這不是一邊喘一邊叫你暫停嗎?!
又經過幾次凹折後,伏黑終於忍不住動用自由的雙手拍擊地板表達抗議。右腿終於再次碰地時,伏黑總算鬆了口氣。泛著淚光,他掃過虎杖身後的房門。
我進房時不是有關好門嗎……?
「按摩通常另一邊也要處理才平均……再忍耐一下?」虎杖誠懇的聲音拉回了伏黑的意識。他的眼神很溫柔,不過拉起左大腿往自己胸前壓下的動作以及角度,跟最開始一模一樣。
伏黑頭皮一麻,但下半身自由受限,他沒其他辦法阻止眼前的大猩猩了。

最後他只得雙手一攤,接受命運的擺佈,任由虎杖把他的身體折來折去。
而等他回過神時,學長們不知道為什麼也出現在他的房間裡——還自發性地也把身體拗折成各種高難度瑜伽姿勢。

「整個宿舍都加入戰局,結果只有你一個人拉傷?」
「輪到狗卷學長跟熊貓學長的時候,那個特級笨蛋才想起來有正確的暖身步驟。」接下真希遞過來的短刀,伏黑輕輕轉了幾下右手腕作為暖身。
「你中間就該喊停了吧。」
「……我自己沒抓好時機。」
「追根究柢就是訓練不夠啊,惠。以後也多多練點延展吧。」
「什麼樣的情況下會需要柔軟度——」
「嗯——這可很難說噢?難保以後沒有突發狀況?」
他忍住大腿根部傳來的痠痛,蹲下腰閃過一記橫掃。
伏黑放低重心,預備向前踏出一步,攻向笑得從容的學姐。
確實有理。術師無法確保實戰的身體狀況永遠都很完美。
——今後得好好檢討訓練菜單了。

附錄:二十分鐘後的訓練場

「哈囉哈囉!大家都在啊!這盒紅豆飯分給你們吃!青森來的哦!」
「哇啊好適合今天這個良辰吉時——悠仁跟惠來吃喔!」
「不了,謝謝。」
「就說了我們沒有……噗唔?!唔唔是甜的!?」
「好難得悟你帶土產回來喔。但悟你手上明明還有蘋果派吧?」
「蘋果派全是我的。」
「……這個笨蛋一定是先買了紅豆飯,才發現旁邊有賣更對他胃口的甜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