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Life is a journey 01

01 #birthdaygift

虎杖喜歡熱鬧的地方,樂於和陌生人相處,只是他沒想過自己會跟一大群陌生人一起過生日。
事情發端是跨日的瞬間。三月20號一到,他的同事們立刻衝進休息室,舉起他大玩拋接以表慶祝。這群壯漢送他重回地面時,學弟加碼送上一份大禮——他兩天前脫單,原先報名的聯誼多了一個空缺。

學長別擔心,聯誼主題是文武兩道,限定男生職業是消防員跟出版社,我們跟那些文科草食男拼穩贏的。
——我要擔心什麼?要比什麼?

如果順利交到女朋友,就可以少一個紀念日囉。少很多麻煩!
——多記一個日子沒那麼麻煩吧?

不然就當作是我請學長七千元的晚餐當禮物吧!虎杖學長!生日快樂!
——不,我根本不知道我去聯誼可以做什麼,不然你讓別人去吃?

於是虎杖轉頭看向東堂,他學長剛切好六吋圓蛋糕。
東堂遞出一塊切面俐落的七等分,嚴肅地表示他已經有小高田了。能把不存在的記憶說得如此鏗鏘有力,也是種才能。虎杖懶得吐槽,最後只好代打出席,免得浪費學弟的報名費。

——然後他就後悔了。

昏黃的燈光與爵士樂沒有問題,裹著火腿的哈密瓜很美味,灑滿紅椒粉的章魚腳也好好吃。但和幾個女孩聊過一輪後,他汗毛全都豎起來了——爺爺曾帶著他衝到鹽釜魚市看喊價,虎杖覺得自己跟那些大魚沒兩樣。只差在他人現在在酒吧,而不是躺在魚市地板上。

一旦意識到這件事,事情就沒那麼好玩了。虎杖乾脆挑了個座位,專心清空桌上的各種炸物直到活動尾聲。人們兩兩成對,有些人則是已經早一步離場。

決定了,待會出去再吃碗魚介系拉麵吧。虎杖腦內規劃好最短路徑,也放下了馬丁尼杯。
起身時他一抬頭,有個男人正靠在最角落的圓桌旁。他看起來下一秒就要睡著了。頭搖搖晃晃的。桌前還有兩三個空杯。

……酒醉死亡要因之一是被嘔吐物噎死。這種時候多問總比少問好。

「嗨,你還好嗎?」
「我沒事。」
「不舒服的話,要不要我幫你叫車?」的確沒聞到什麼酒臭。虎杖拉近了距離,細心地觀察他的身體狀態。
「謝謝你的關心。」黑髮青年按摩著自己的肩頸,十分無奈,「我剛交稿就被我朋……嗯,認識的人逼著過來,還有點想睡。」
「啊,我也是,學弟叫我來的。我早上才執勤完耶,好誇張。」
「是嗎。」真是場災難。男人語帶些許同情。對話結束。

他比虎杖矮半個頭,安靜地半瞇著眼,看起來真的很累。橘黃色的燈光打下來,他長長的睫毛落下了陰影。

虎杖這兩年來接觸許多民眾,絕大多數是一面之緣。他記不住所有的人,但如果是面貌特別的人,自己絕對印象深刻。最近能讓他有這個印象的人,就是二月那個男生了,明明很冷還陪他們守在路邊一整天的——嗯?嗯嗯?嗯嗯嗯嗯?

「——啊!你是通報救貓的那個!上個月!」虎杖顧不得自己的音量,他有些興奮,「小橘貓!卡在下水道裡的!」
青年睜大了眼,眼睛眨了好幾下,好一會才慢慢張大雙眼。
「咦……咦?!抱歉,你那時戴著頭盔我沒記起來,呃——」
「我不介意,我叫虎杖悠仁。太巧了——」
「伏黑惠。」
「那孩子後來還好嗎?」

虎杖思緒飄回到寒冷的那一天。
他和同事折騰很久才抱出幼貓。牠毛皮黏上很多泥塊,在他手中縮成一團,不斷顫抖。虎杖隔著手套,感受不到熱度。但聽到小小的生命努力地咪咪叫,還是讓牠有些感動,連抽了好幾次鼻子。伏黑接過時也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用毛巾包裹住貓咪,向他們鞠躬道謝了好幾次。

「他成了網紅。」
「咦?」

伏黑撈出手機。一張張的照片都映滿橘色毛球。小貓圓滾滾的,已不復見當時的淒慘模樣。小動物不做特別的事情,單單是存在本身就很可愛。不過虎杖還是能從畫面中感受到攝影者滿懷愛情。他隨便點了張照片,下面的文章塞滿驚嘆號與閃亮亮的顏文字。

「超、可、愛、茶茶、在家懶、洋洋……」虎杖瞇著眼努力閱讀好一陣子,才順利唸出標題。他看了看濾鏡帶著夢幻光暈的貓咪照,又看了眼伏黑。伏黑表情從頭到尾沒有任何變化。
「呃,伏黑先生莫非是貓派嗎?」這就能解釋為什麼伏黑會一直留在現場了。他大可報案後直接離去的。
「這是認養人傳給我的,我自己是狗派。」

伏黑關掉IG,秀出手機桌面。
兩隻毛茸茸的大型犬,一黑一白坐得端正,兩雙圓眼睛亮晶晶的。

「他們是小黑跟小白。」

命名得超級簡單粗暴。虎杖感到有點好笑。他滿是吐嘈的衝動,抬起頭卻撞見伏黑整張臉生動了起來,跟最初時完全不一樣了。
伏黑立刻又曬出好幾支影片。小黑跟小白在草皮上時而翻滾,時而奔馳,跳躍著接起飛盤。他們玩得很快樂,影片裡的伏黑講的話聽起來也很開心。

「……我也是狗派喔。」

大型寵物的話。回過神來時,虎杖已經脫口而出了。這是他小時候的夢想寵物排行第一名。約莫是酒吧的燈光過於昏暗,伏黑的眼神明顯地閃爍起光芒。

於是他倆的續攤就決定是伏黑家了。
虎杖23歲最棒的生日禮物是大狗狗摸到爽,還帶了渾身狗毛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