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TetrisChallenge

今天是虎杖放長假的第一天。
虎杖窩到客廳沙發上,調整了個舒適的姿勢,又讓出一點位子給白色大狗。伏黑坐在地上面對著螢幕埋頭打字,馬克杯飄出了冉冉白煙與咖啡香。平日午後的住宅區很安靜,屋內只有鍵盤起落聲。

他們交往後,虎杖立刻誠實申告,他的假日不固定,出去約會還可能常常取消。虎杖想起許多場同僚們的失戀慰藉派對,戰戰兢兢地觀望著伏黑的反應。不過伏黑像是沒聽懂一樣地喔了一聲,顯然不是太在意。過沒多久虎杖就知道原因了。他的男朋友習慣在家工作,約會也是室內派,出遊大多交由虎杖安排。

只是,偶爾也有這樣的日子——虎杖好不容易排休,卻換成伏黑要趕急件。

傍晚可以搞定。伏黑語帶歉意,在他今早結束值班進門時送上一個擁抱。
沒關係啦。虎杖環抱回去,輕輕拍了拍伏黑的後背。

他是真的不在意。
他待在伏黑身邊也可以自己找樂子。

衣服晾好了,午餐後補過眠,食材可以晚一點再出門買,應該還有點時間看個幾回影集吧。
虎杖撈起平板,輸入自己的生日,卻在下一秒完全忘記他原本的目的。

螢幕上是他職場活動的記錄照片。
昨天體力訓練一結束,後輩心血來潮,提案大家一起來拍真人開箱挑戰。後輩口若懸河,說這叫地方居民共生,他的學長也點頭附和「這可以當作教育宣導的一環」,虎杖原本就喜歡這類活動,當然不會反對。

消防車面積最大,是最好處理的,最先排下去就是。但地圖、交通警示牌還有擔架、水管這些零碎的物品就很棘手了,數量多,尺寸差異也大,他們花了點時間才排得整整齊齊。每個人都想確認位置,來來回回在一二樓間跑了好幾趟,弄得滿頭大汗。最後,當隊員們躺到定位時,他的學長乾脆褪去了濕淋淋的上衣。

照片本身沒有問題。畢竟這是能貼上官方推特的健康活動。
虎杖起身看了看這台平板的主人。伏黑惠靠著茶几,一心不亂地敲打著鍵盤。伏黑主動存圖也沒有問題,畢竟他公益月曆都大手筆買入三本了,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張照片?
只是——
「伏黑,你怎麼挑這張設成桌布?」為了照片中下方的隊員們,還把圖示全丟進資料夾了。
「像玩具一樣,拍得不錯。」伏黑沒有停下手指,像個評論家一樣地發表高見,「不過人可以再大一點,這樣我看不到表情。」
「那就不叫開箱照了吧!?」虎杖忍不住笑出聲,他打開照片圖庫,雙指拉大照片。
東堂躺在他旁邊,胸肌線條也糊成了一團。上傳前他們還在笑「拍得這麼努力,要是因為乳頭被檢舉也未免太滑稽」,好險。
「我其實有原檔喔,高畫質的。」
他的男朋友終於轉過頭看向他了。綠色的眼睛亮了起來。
「伏黑也拍開箱照給我,就傳給你。」
「……成交。」

伏黑一個小時後寄出了電子信件。虎杖立刻搬開茶几,清出一塊空地。伏黑盤坐在沙棕色的地毯上,十分苦惱。他的生財道具不過就是台筆電,勉強再加上一條充電線。開箱的內容太貧瘠了。
「黑咖啡呢?」虎杖站在沙發上待命,「你不是沒咖啡因寫不了稿?」
「那放馬克杯。」
伏黑擺正筆電,繞好充電線,也把馬克杯排到旁邊。
接著,他思索了幾秒,把兩條大狗喚到身邊。
「他們也算?」
「用途是維持心靈平和。」

馬克杯。筆電。小黑與小白。
伏黑躺在毛絨絨的地毯上,穿著黑色寬鬆上衣,抱著他的大狗狗們,看著鏡頭。

虎杖踮起腳尖,試圖抓到好的構圖。平日午後的住宅區真的很安靜。虎杖不是攝影專家,左右移動花了好些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伏黑的眼神似乎越來越彆扭。

嗯……?嗯嗯?這好像秋葉原的抱枕套圖案?
思緒逐漸往阿宅之街飄去,虎杖不敢再多想,總之先胡亂按了好幾次拍攝鈕。但打開圖片檢查,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看來還是得再多拍幾張,不過至少伏黑東西少,不需要上上下下來回跑……

「啊!我知道了!伏黑的東西太少了。」虎杖從手機後探頭,「如果小黑小白也算的話,再多找一點讓你心情好的東西?」
他的同居人動了動嘴巴,但他猶豫不過三秒,抬起了右手。
「虎杖。」過來。他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動作跟叫狗狗來時一樣。
「這樣就沒辦法拍照了耶。」
嘴巴是這樣講,但虎杖語尾未落,已經丟下了手機,撲到伏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