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後來那些地點全去了一趟

  • 夏油未叛逃的IF,混雜五夏。在派對上放棄了思考的續篇。

週五晚間一起吃飯是他們的新習慣。
那場地獄派對結束後,虎杖連續開伙了好幾天,但就連叫上釘崎依然是解決不完成堆的蔬果。最後虎杖乾脆提議把剩下的青菜和菇類加點薑絲做成水泡菜。虎杖在爐邊看顧著洗米水煮沸時,好奇地詢問五条是不是沒什麼下廚經驗,不然怎麼會爆買得如此誇張。伏黑動作緩慢地替小黃瓜切片,證言從他認識那兩人以來,走進廚房的一直都是夏油。
——畢竟我真正想品嚐的是愛情嘛。帶著墨鏡的咒術師輕浮地胡扯,打開洋芋片包裝時也逕自打開伏黑家的電視。
伏黑在小二時第一次聽到這番話,長久以來他都只認為這是軟爛男的推托之詞,現在的他才非常不甘願地承認這似乎有些道理——更何況虎杖廚藝明顯優於自己。不過比起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只等著吃,伏黑更想一起作業,就算流理台又小又擠他也無所謂。於是工作分配就這麼決定了,絕大多數時候伏黑聽從虎杖的指示備料,虎杖會閒扯家事小秘訣,一邊盯著爐火又一邊靈活地翻動鍋內,飯後的洗碗則是輪流負責。

伏黑排好瀝水架上的碗筷,打算繼續他沒看完的樹海散步。虎杖哼著不知名的旋律,在伏黑坐下後挪過身體捱在他旁邊。等天氣轉涼之際,他一定是很棒的暖爐。伏黑翻過書頁,一邊也往虎杖的身邊移動了些。

「伏黑,明天要不要去市中心逛逛?」
「立川?」
「立川是也不錯,但想找更適合一起出去玩的地方——」虎杖搔了搔後頸,轉過頭送給伏黑一個燦爛的笑容。「最好可以兩個人玩上一整天……!」
「……你想去哪?」
「天氣很好的話,我們去新宿御苑走一走?」

——我們上個禮拜跑去新宿賞夜櫻了!
他的監護人的聲音突然跳了出來。
又來了。伏黑試圖別再想下去,但隨著虎杖繼續提案,虛擬五条悟也肆無忌憚地同步開口。

「還是等春天再去賞櫻?」
——我當然動用了點門路才不會人擠人啊。我祓除了那區的咒靈也沒造成損害,獲得點獎賞不為過吧?要傑幫忙佔位子太累了,NICE GUY的我很體貼的好嗎!

「池袋也不錯,太陽城好像很好逛。」
——我推薦樓上的滿天星象廳!可以躺在雙人位一起觀星唷!音樂超柔和,氣氛一級棒!我是覺得啦,那個像床一樣的沙發可以再大張點,但它軟綿綿又是白雲的形狀,簡直像回到了小時候!我還沒看過傑這麼像小孩的一面!

「也想兩個人一起再去一次台場,我一直想去朝聖月九名作出現過的場景……!」
——台場的鐵板燒以外的地方啊……哦,就是帶過津美紀和你一起去的那間啦,惠你還記得吧?那裡景觀是不錯,但我個人也推薦這幾個數碼寶貝聖地——以前我們陪你看過重播喔!那裡風很大,天氣冷的時候可以兩個人貼在一起喔。咦?很好奇我跟傑有沒有這樣做?是.秘.密……

你可以滾出我腦袋嗎?
他腦內的監護人依然滔滔不絕地講個不停——這可是累積了近十年的份量,輕輕鬆鬆百分百命中他男友列的約會理想清單。

「呃,伏黑該不會都去過?不愧是東京人……?」
如果不是虎杖有些擔憂,伏黑大概不會察覺到自己反應很淡薄。這明明不是他的錯。伏黑費盡力氣,才不讓自己對不在場的兇手嘆息。

「我是埼玉縣民——我都沒去過。」不過樂趣全都被提前爆雷罷了。「我開始能理解為什麼你不喜歡被劇透了。」
「嗯?怕劇透?那還是改看電影比較好嗎……?呃,那我想看這禮拜上映的——」
「去上野吧。」
看院線片就絕對不會被五条爆雷,去書店晃也是相同的道理。可是既然虎杖都做了功課,又這麼期待,他根本沒有理由拒絕。伏黑瞄到虎杖的平板,上頭顯示的正是阿美橫町的入口。那區絕對足夠他們花上整天的時間。

「好欸!我們買香香的玩偶送熊貓學長如何?」
「等看過實品再決定。」
「那我們明天幾點出發?果然是要先轉到中央線?」

——上野站嗎?我推薦附近這幾間咖啡廳喔……!
你閉嘴。伏黑勉強打起精神,和虎杖一起看起交通路線。

-

抵達都內時,是秋日少見的陰天,不過虎杖的興致絲毫未減,一出站就催促著伏黑,快步走向售票處。伏黑慢條斯理地打了個呵欠,拖著腳步走在他後頭,一小時車程不夠他補眠。週末的動物園滿是家庭與情侶,今天大概會是場持久戰。

「伏黑,你該難道是修學旅行前會睡不好的類型?」
「才不是。」

我是在做心理準備好嗎。
虎杖昨天說晚安時,煞有其事地宣布這是他們第一次約會。他男朋友笑得太過開朗,伏黑當下總之先應了一聲。回房後,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確實如此。他一邊設定鬧鐘,一邊感覺臉頰發熱——他們一起規劃了粗略的行程,有玩有吃,聽起來還不賴,但他腦內的監護人存在感過於巨大,可能會毀掉這一切。

他要煩惱的事情很多是事實,但心跳加速也是事實。睡眠不足讓他想得很慢,最後他在虎杖遞出入場券時,放棄了分析,跟上他的男友。

「香香在吃竹葉!一進來就看到餵食秀,我們也太幸運了吧……!」
「給熊貓學長竹葉應該可以也看到一樣的畫面?」
「伏黑伏黑~『吼』~」
「介紹寫老虎是夜行性動物,他們白天其實沒像你那麼好動。」
「嗚哇……他們真的都不會動欸——啊,伏黑的影法術叫得出鯨頭鸛嗎?」
「你是對鵺有什麼不滿嗎?」
「伏黑!快看!那隻小爪水獺遊得好快!」
「……——嗯。好可愛。」
「——啊……嗯,嗯,真的很可愛。」

伏黑視線忙著追逐濕漉漉的水獺,好一陣子才發現身邊異常安靜。他的男友明明整個早上都說個不停,此時卻只是愣在一旁盯著自己——這傢伙根本沒在看小動物。
「幹麼?」
「……原本我還很擔心伏黑對這裡沒興趣。」在伏黑的注視下,虎杖彷彿前一秒才回過神,反應整整慢了一拍。
他捂著臉,不明所以地發出好長的一聲嘆息,「昨天你感覺很無聊,而且——畢竟你自己就有一座動物園了嘛。」
「……我可不是動物飼育員。」
「我知道啦,式神使——」虎杖笑著回答,拍了拍他的後肩,熱切地問他接下來要不要去看小熊貓。

他們逛的速度不快,兩人也都不講究用餐時間,在錯開尖峰時段後,才在池畔的咖啡廳找了個露天座位。
虎杖盯著偌大的池塘,神情認真。

「從這一頭也看不到天鵝船耶。」
「你該不會想踩吧。」早上走出上野車站時,虎杖也講過一樣的話。伏黑眉頭一皺。先告白再交往,徵求同意後才有晚安吻,情侶約會就該去一些特別的地方。虎杖似乎比他預期得更在意情侶該怎麼做。
「呃。沒有啊?真的沒有啦,只是我想啊,不是聽說情侶划了不忍池的天鵝船就會分手嗎?搞不好是咒靈,放著不管不好,既然來了,我們該去看看吧?」
他的男朋友放下了熊貓竹片便當,揮舞雙手忙著解釋,模樣有點好笑。伏黑喝乾咖啡,轉頭看向蕭瑟的池邊。荷花凋謝後是滿池的黃棕色。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紀錄上,高專派員巡查過這裡。」
「欸。」
「不過什麼都沒找到。乾淨得很。」
「欸?」虎杖吞下了最後一口米飯,「所以……情侶分手不是咒靈害的?」
「……你想踩天鵝船的話,也不是不行。」
「還是不要了,謝謝伏黑同學的說明。」
「不客氣。」

伏黑發現自己似乎抓住一點訣竅了——要順應虎杖的速度就得加快自己的速度。在他們走進緊鄰的紀念品店後,他馬上又獲得複習的機會。

「伏黑你看!這個三個月大的熊貓玩偶真的很有份量欸!送學長這個吧?!」
「……你收到自己的黑歷史會開心嗎?」
「欸?可是嬰兒形態很可愛耶。」
「打開袋子馬上就會看到自己的擬真裸體娃娃。」

虎杖默默地把粉紅色熊貓玩偶放回架上。
覺得自己阻止了一場腥風血雨,伏黑的內心滿是說不出來的充實感。
他倆擠出店外時,空氣開始帶上濃厚的濕氣。虎杖手伸出屋簷外,接住了幾滴雨水。

「要不要提早回去?」伏黑掏出導覽手冊,接下來沒剩多少展區了。「還是先去兒童體驗區等?」
「沒關係,我們平常已經有玉犬跟脫兔了。」
他們才不是叫來給你摸摸的……伏黑還來不及抗議,虎杖就拉起他的左手。
「放心,我查過雨備了,這裡離科博館很近,那裡面能待很久!」
「等一下,你該不會……」八百公尺。伏黑記得觀光指南上的步道距離,他也記得虎杖全力奔跑的時速。
「好!出發囉!」
「你這個……!特級!笨!蛋!」

收回前言。大多時候他還是跟不上虎杖。

-

他們在休館的前一刻並肩走出科博館。雨後的空氣很清新,石階上留有大片深色的印子。
踏進上野車站前,虎杖指著玻璃櫥窗上兩人的倒影,語氣輕快,「哦?情侶裝耶。」
「……啊?」
他們身上穿著一樣的特設展紀念T。

伏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他沒像胡迪一樣被拖著跑,他們在大雨之中以一樣的速度奔跑,跑進博物館時,兩人身上衣服都濕了大半。為了避免著涼,伏黑一進室內就直衝販售區,結帳時甚麼都沒想,直接包了架上尺寸最大的兩件。

「難道伏黑同學這時候才發現……?你不是故意買情侶裝……?」
「明明只是兩個狂熱昆蟲愛好者。」
「昆蟲愛好者情侶。」
「你太執著那兩個字了。」
「因為明明就是啊——」

站在月台上候車時,虎杖歪著頭,帶著笑問他難道不是嗎。
的確是。伏黑也默許虎杖縮短了兩人距離。
他疲倦得不想再多思考些什麼,索性半靠在虎杖身上。打了個呵欠。

——惠,和傑去了這麼多地方呀,我領悟了一個天啟。

……誰管你跟你的男朋友啊。
他的監護人再度不識相地跳出來想給建議。
伏黑才發現,這是他今天第一次意識到他的存在,原先伏黑擔心的事情一項也沒發生。
到這時候,伏黑終於有信心,能阻止腦內的五条繼續大放噘詞了。
但在請他閉嘴前,就再聽聽最後一次他的陳腔濫調吧。

——不管去哪裡,只要兩個人在一起都很開心。出遊的意義在於旅伴嘛。惠遇到對的人之後一定能懂!

蛇足:提出那些地點之前

「打擾了。」
夕陽西下時,虎杖小心地端著咒物,敲了敲辦公室的門框。才踏進第一步,他就看到老師整個人陷在辦公椅內,修長的腿擱在桌上,一動也不動。
正當虎杖猶豫是否該叫醒五条時,房間深處的夏油從文件堆中抬起頭。
「你可以交給我哦。我聽悟說過了,任務辛苦了,你們沒受傷吧?」
「回收得很順利,我們都沒事!麻煩夏油老師轉交了。」

「對了,虎杖同學。」夏油闔上筆電,叫住虎杖,「你成為咒術師後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咦?」
「我也是普通家庭出身,或許可以瞭解你的處境。適應這裡了嗎?任何問題都可以問,像是咒靈突然出現在視線角落的對應法,宿舍的暖氣是不是不夠強或是洗衣機太舊……」夏油語速緩慢而溫和,聽起來令人莫名安心,「可能沒辦法立刻改善硬體環境,但我有住得更舒適的小秘訣,這裡的冬天說不定比東北冷。」
「謝謝老師!我看到咒靈都直接祓除,沒有問題!宿舍房間很大,設備也很齊全,我住得很習慣。暖氣的話等過幾個月後我再確認……嗯——」

虎杖花了一點時間才下定決心。他和夏油的接點不多,如果有什麼夏油能幫忙解決的問題,那只有自己最近小小的煩惱了。

「夏油老師,請問私事也可以問嗎?」
「當然歡迎。」
「伏黑似乎和五条老師還有夏油老師認識很久了……」
「是喔。」
「那個啊,我們最近出去玩不是電影院就是書店,我擔心伏黑會不會其實覺得很無聊……」虎杖抓了抓頭髮,「不知道伏黑有沒有看書以外的興趣……」
「唔。也就是說,你煩惱沒有一個像樣的約會嗎?」

約會。虎杖倒抽一口氣,略微錯開視線,盯著地板。
情侶兩人出遊,怎麼聽都是約會沒錯,不過讓長輩直接這樣說出口,太讓人害羞了。

「虎杖同學的煩惱很正常。」虎杖猛地抬頭,夏油看上去依舊似笑非笑,語氣無比自然,「你問對人了。」
「咦。」
「伏黑同學……惠他不會主動要求什麼,但他如果不喜歡的話,會直接跟你說不要的。」
「好比說他每次都把甜椒夾給我?」
「差不多就是那樣。以前悟拖著惠在禮拜天早上起床看假面騎士,也買過變身腰帶當作聖誕禮物,但最後只有悟在玩。」
「五条老師不是最強了嗎?怎麼還會想要變身……?!」虎杖想像了五条和小小的伏黑擺出變身姿勢的模樣。不管是哪一個人大喊變身,畫面都很不協調,他忍不住笑出聲。
「最後一集悟還看到痛哭流涕呢,惠倒是很冷靜地在旁邊遞衛生紙。」
「真假?!好想看!」
「可惜當年手機錄影功能還沒那麼好,不然我也很想四處分享——……扯遠了,回到虎杖同學的問題上——與其讓惠自己想,或許直接列出選項讓他挑,比較容易得到虎杖同學想要的答案。」
「欸……哇,我懂了,那我之後先找一些地點再和他討論,謝謝老師!」

在虎杖開口告辭那刻,夏油不藏私地提供許多交往守則,以及各方面的伏黑惠小知識,數量多到虎杖不到兩分鐘立刻喊停。

繼續聽下去太像作弊了,有點對不起伏黑啊。
不愧是能養出那個正經八百的伏黑的人,夏油老師好可靠——……

虎杖站在走廊,停下正要送出「東京 約會 人氣景點」的手。

「嗯?那這樣五条老師平常是負責什麼的?」

聽起來不是什麼都沒做嗎?

附錄:虎杖悠仁離開辦公室的三十秒後

「為什麼大家都只找傑戀愛諮詢……我呢?!去年憂太找傑我就不計較了,但今年一年級的班導是我吧!?」
「如果你乖乖自己寫報告,就有機會問到虎杖同學了。」
「嗚嗚嗚,我好傷心喲,明明我平常都那麼主動關心年輕人有沒有好好謳歌青春……!」
「……悟,你還記得北風與太陽的寓意吧?」
「嗚哇。居然連伊索寓言都出來了。夏油老師從頭到尾都有夠循規蹈矩——什麼叫『多多溝通很重要』『真吵起來時別破壞校舍的話也可以打個一架』——」
「青少年難免衝動,為人師表必須好好教導他們正確的溝通方式與底線。這裡都是木造建築,等到虎杖同學和惠開打時就來不及了。」
「啊哈,你怕悠仁跟你三年級時一樣?」
「哈哈,我無法想像惠惹火虎杖同學呢。而且當時西棟可是你的傑作喔,可惜沒錄下你在保健室哭喪著臉求我……」
「我有異議!明明之後是傑哭出來的次數比較多!今晚也——」
「哦?那我拭目以待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