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友人代表致詞

午安。我是伏黑惠,我很榮幸,作為友人代表致詞。
今天的兩位新人都是咒術師,在場也幾乎是業界人士,多少都聽過「越是優秀的術師越容易單身」這句詛咒。不過,今天是該破除這條詛咒了。感謝大家前來參加,能與各位一起親眼見證這個過程,我與有榮焉。

今天的主角和我,是在2018年六月相遇。那彷彿還只是昨天的事,第一次見面的那天,也跟今天一樣,是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有點熱,簡直能代表他的個性。
之後我們在高專的宿舍,一起走過青春的學生時代。我們一起走遍東京,也一起幹過很多蠢事。三人一同造訪過許多都內景點,其實很多地方甚至連我這半個東京人都沒去過,那些日子,我過得很快樂。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和五条老師一起開火鍋派對的那個晚上?雖然不小心觸動火災警報器,驚動了全校,但你分享的老家秘傳湯頭配方也是絕品,那天我吃到了有記憶以來吃過最好吃的雜炊。
在課業與工作的夾殺下,不知不覺七年居然輾轉即逝。我們一同出生入死,你是一個相當優秀的術師,但你所做的不僅止於此,我無數次地都被你開朗的性格所拯救。
結婚以後,你說不定就不能盡情拚酒到深夜,想到以後新橋地下一樓居酒屋的二次會固定班底會少一個,我就有些寂寞——別笑,我是認真的——但同時,這代表你身邊有了值得彼此託付的對象,你們可以一起走下去,你會擁有家庭,過得十分快樂。
想到這裡,我小小的感傷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困境罷了。

咒術師這個職業對我們的人生影響深遠,我總是不小心就會一直提到我們的職業——但即使屏除掉術師這個高風險職業,人的一生中,能碰到願意廝守終生的伴侶,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
在這個大喜之日,我衷心獻上祝福。你可能會認為我說的話是陳腔濫調,但我希望,你往後的人生可以和伴侶一起幸福與快樂。
婚姻的道路並不輕鬆,不過我很清楚,你總是樂觀又堅強,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克服所有難題。

恭喜你,野薔薇。

最後,雖然發生的機率很低,但作為專業人士,我也對新郎先放個話——是的,這是束縛。要是野薔薇受了委屈,虎杖和我都會毫不留情詛咒你的。或至少會痛揍你。你明白了吧?
再次感謝各位。乾杯。

-

「你也哭得太誇張了。」
「可是,嗚,一想到釘崎他,嗚嗚……」
他走回位子時,虎杖整張臉皺成一團,伏黑從口袋裡掏出手帕。
他們的恩師在致詞一結束就衝向甜點,完全沒打算搭理他們。更讓伏黑惱火的是,他明明剛剛還在煽風點火亂喊「惠講得好感人!不要哭!加油!你可以的!」

閒著不幫忙正事就算了,你倒是顧顧坐你旁邊的虎杖好嗎?他才聽到「2018年六月……」就開始噴淚。
虎杖特別容易受到活動氣氛的影響,尤其是快樂的節慶。這幾年來自己過於習慣虎杖的步調,常常忘記這回事——幾個月前釘崎就是目睹虎杖爆哭,才指派由自己當致詞代表吧。

看來以後婚宴上都得陪著他了。

伏黑幫忙擦過虎杖的臉頰時,他依然在耿耿於懷「以後他二次會都不來了怎麼辦」。
「叫他老公一起來不就好了,之前還沒結婚前偶爾也會一起吃飯吧。」
「感覺不一樣啦。」虎杖抽了抽鼻子,情緒穩定不少,「啊,我迎賓那區處理好了,東西也都先收到休息室了。」
「噢。辛苦了。」
「你才辛苦了,總召。啊——這場婚禮辦得好好——我也想跟伏黑結婚……」
「謝謝誇獎。但我們早就結了。」連典禮都辦了,幾個月前你大哭的那次。
「可以多結幾次嗎……?」
「不要,好累。你就不怕要多記好幾個紀念日嗎。」
「沒關係,我天天都想和你過結婚紀念日。」

伏黑很想摸摸他的頭作為回覆。但一想到今早虎杖站在浴室,抓髮型花了很多時間,所以他改為撫過虎杖的耳鬢。
手尖傳來的溫度很暖,與這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很合襯。

跟你在一起的話,沒有典禮或求婚,天天也都是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