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在派對上放棄了思考

  • 夏油未叛逃的IF,混雜五夏。簡直在立FLAG的續篇。

今天的天氣很反常。理應隨著入秋降低的氣溫突然回升,陽光強烈得扎人。彼方柏油路上浮起一片扭曲的風景。很多事情都不太對勁。
他們前往販賣機的沿路都有樹蔭,還是讓伏黑出了一身汗。然而這不是伏黑此時心跳加速的原因。
是因為氣溫太高的關係嗎?眼前的虎杖突然看起來好像別人,嘴裡慢慢吐出來的一字一句也很不像日語。

「……伏黑?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抱歉。你再說一次。」
「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慘了。好高興。
「伏黑?!等等?!不要打自己的臉頰?!這是現實噢!」

我不是要確認我是不是在做夢,是認真想痛揍自己。我平常不是這樣的吧。我腦袋壞了嗎?
——我啊,雖然得天獨厚,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但我喜歡的人也喜歡我,我還是覺得自己超幸運喔。
因為戀愛搞壞腦袋的當代最強咒術師,語氣輕佻地表示「惠遇到了就知道了啦」。
伏黑的右手掌與右臉頰不斷傳來一陣陣的熱辣,卻依然無法阻止他的腦袋重播這幾句話。當年國二的他可是聽到瞬間就立下志向,自己以後絕對、一定、不會變成那副死德性——

「呃,這樣好像太沒禮貌了。我換個方法問好像比較好。」虎杖重新挺直腰桿,直直望進碧綠色的眼眸中,「伏黑,請問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宿儺的容器,虎杖的死刑,自己能力不足導致的種種錯誤——他的罪惡感讓他很清楚他必須考慮更多事情,但是這個男人現在就站在他面前,比伏黑所有已知的時刻都來得真摯。

「……你的珍妮佛勞倫斯呢?」他最後只想再確認一次對方的喜好。
「是說我偏好的外型吧?可是性癖和喜歡是不一樣的吧?我喜歡伏黑。」

「我只想和伏黑在一起,你一直都很認真也很溫柔。所以我想——如果伏黑也喜歡我,那就太好了。」虎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自己,「你喜歡我嗎?」

伏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早在虎杖再次出現於交流會上,不,在他們認識的兩週後,他就很清楚這問題的答案。
他沒有挨打的左臉也一樣燥熱。僅在兩步之遙的虎杖笑了出來,眼睛瞇細成伏黑喜歡的形狀。虎杖一定也知道他的答案了。

「……請多多指教。」伏黑點了點頭,但不確定接下來還該做什麼動作,所以他伸出右手,嘗試傳達好意。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他剛就任的男朋友很快地送給他一個熱烈的擁抱。強烈的衝擊只有短短一瞬。在他以為要跌坐在地前,虎杖牢牢地攬住他的腰。明明是隻大猩猩,這時候的力道卻掌握得恰到好處。
「啊——好開心。」左耳後方而來的聲音有些模糊,但完全不影響他感受虎杖用全身表達的快樂。

我也很高興。伏黑整張臉埋在眼前的紅色帽子中,也用力抱緊了虎杖。懷中身軀的體溫很高,心臟正常地跳動,伏黑想起很多事情。
在整理遺物時不斷重複的收納與封箱動作,好幾個仙台帶上來都還來不及拆就移交給清運業者的紙箱,還有整個夏天緊閉的隔壁房門。
被迫觀察監護人與他的男友那麼久,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談戀愛。只是伏黑也不想再有任何悔恨的機會了。若要懊悔,就去懊悔實力不足,然後努力變強就好了。

「……好像差不多該去練習了。」好一陣子過後,虎杖才緩緩地拉開緊貼的身體,「呃,釘崎剛剛是說他要柑橘紅茶吧……伏黑你要黑咖啡嗎?」
「再給我幾分鐘。」自覺臉頰仍帶有紅潮,伏黑並不想跟他老師一樣老把私事鬧得沸沸揚揚,「我要換運動飲料。」

虎杖點頭表示收到,走到販賣機前買了三人份飲料,思索幾秒後又投幣多帶兩瓶說想給學長姐。伏黑分擔他滿手的飲料後,他們一邊討論下午的訓練課表,一邊快步走往操場。

這說不定是伏黑十五年人生至今最快樂的一天了。
——直到五条兩手掛滿塑膠袋,在傍晚的操場邊現身為止。

「悠仁!惠!恭喜你們順利交往!呀呼——!」五条拉響拉炮的同時,順手把沈甸甸的塑膠袋隨地亂丟,滾出好幾瓶碳酸飲料。
「咦?啊?!什麼?」
「我叫傑回學校幫煮紅豆飯慶祝嘍!悠仁你房間借我!」
「呃,不,老師怎麼知道的?還有,我們沒特別想要慶祝——」
「悠仁實在是太見外了,我家的惠今天是初戀開花結果喔。怎麼可以錯過這麼值得慶祝的喜事,今晚就在宿舍開趴嗨起來!」
「『我家的』?咦?初戀?伏黑的初戀?」
「唉,我跟傑的感情築成惠眼前那道高牆,真是罪過,但惠今天也飛越過它了。我感動到快哭出來了——」
「並不是。喂,虎杖,你也——」幫忙阻止他啊。
伏黑轉過頭就看見他男友整個人呆立於原地。
虎杖的視線混合欣喜與忸怩,「哇。呃。怎麼說才好,好高興。今天我有說出來太好了……!」

——喀嚓。
快門聲。

「『一年級剛誕生了班對』……好,送出。」
「真希,三個一年級全部入鏡了,他會搞不清楚狀況啦。」
「鮭魚。」
「惠臉紅成那樣,悠仁看起來超爽,不難理解吧?」學姊把手機塞回口袋,「野薔薇眼神都死了。」

「——真希學姐,請問你傳送照片給……?」
「更新進度給憂太啊。」

伏黑用力地倒抽好大一口氣,卻完全沒吸到氧氣。

「憂太一個人在國外,落單太可憐了嘛。」熊貓歪著頭,「對了真希,願賭服輸,悠仁先告白的,我哈根達茲要巧克力口味。」
「你根本不用吃東西吧?」
「儀式上要拿啦。沒拿到獎品就沒賭贏的感覺。」

「……沒必要特地通知乙骨學長吧……」在學長姐討價還價報酬時,伏黑氣若游絲地開口。
「沒差啦,他又不是不知道你喜歡悠仁。」
「?!」
「憂太還說有機會想視訊,只是他那網路太不穩,又有時差……哎唷,惠,你該不會以為大家都不知情?」真希演出了很彆扭的訝異。
「大家……?」
「憂太,跟這裡的所有人。」熊貓再補充一句,「啊,還有傑。」
「你們根本和那對不良示範一樣。想想我的心情好嗎?教室裡可是又多了一對白癡情侶哦?」
釘崎一參戰就敲下必殺技。漂亮地正中要害。

「——大家快住手!」伏黑快站不住的前一秒,虎杖總算回神,眼明手快地扶住搖搖欲墜的伏黑,「伏黑的生命值快歸零了啦!」
「就是這種地方很煩!不要一直黏在一起!」
「這還好吧?!」
「喔!?傑說他到校門口了!大家腳步動起來!東西拿一拿出發前往宿舍囉!」

伏黑半倚在虎杖身上,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在他徹底逃避現實的同時,萬惡的根源蹦進他的眼角餘光,翹起大拇指比了個「讚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