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五夏】簡直在立FLAG

  • 咒術散步第一回之後,夏油未叛逃的IF。一堆捏造設定。

「嗚哇!那個背叛者!帶學生去吃立食牛排結果自己去高級餐館?」
「真的欸是五条老師——咦?旁邊的是?呃,夏油老師?」

週六傍晚的六本木街頭熙來攘往。伏黑順著釘崎高舉的食指望過去,馬路對面的白髮男人顯眼得不得了,一身正裝的他腳步輕快,彷彿要飛起來一樣。身旁梳著小馬尾的男人若沒穿著西裝的話,活像拿著牽繩的飼主。

「可惡!Wolfgang's Steakhouse!就在那個方向!啊——我的肋眼牛排!」
「記得這麼清楚?你Google Map?」
「不要小看我的怨念!我上京初日全被那個不良示範毀了!」
「哇啊真的假的啊你好會記恨——不過他們不一定是去吃高級牛排吧?」
「啊?穿成那樣除了上高級餐廳還有其他選項嗎?難不成是去拍婚紗?」
「——搞不好早就拍完了。」
「咦?!」

糟糕。太習以為常就脫口而出了。不過五条老師一定沒有隱藏的意思,就算現在不說很快也會露餡吧。伏黑心中只出現了幾秒的「不妙」,沒有任何說溜嘴的罪惡感。

「他們是那種關係?」
看著目瞪口呆的虎杖與正在翻白眼的釘崎,他點了點頭。

「最好快點習慣他們就是那樣了。」
「我真的不想習慣。」

這跟你本人的意願沒關係。
伏黑面不改色地聳了聳肩。

伏黑第一次與五条悟碰面沒多久後,被強制介紹給了夏油傑——更正確來說,他從電話裡認識了那個人。
——啊,傑?我在小鬼他家了。你要來?不用沒關係,我搞得定,記得幫我買伴手禮——已經買了嗎!限定口味!?真假!?愛死你了!
在這個人的口中老爸是個混蛋,伏黑並不想否認這個事實。
但你在小學生面前放閃,還自顧自躺下霸佔人家的客廳,軟爛成一團講恩愛電話就沒關係嗎?
到底是咒術師都腦袋有洞,還是戀愛中的人腦袋有洞,或者是五条本人腦袋有洞?
——可能三種都有吧。

伏黑低頭看了眼手機螢幕。五點四十三分。根據經驗,這時候最好別闖入他們之間。夏油老師就算了,除非面臨生死關頭,否則跟五条老師扯上關係準沒好事。

「再不快點過去Tsurutontan我們會排到天荒地老,」伏黑出手和虎杖一起拉住盛怒邊緣的釘崎,「之後也別想去搶Almond的季節限定了。」
「禮拜一絕對要找他算帳!」

-

「討厭啦——你們還不懂沒關係,就讓老師我解釋一下!全日本作祟的詛咒這麼多,術師卻很少,目前咒術師根本是過勞產業,就算我們是最強也是需要放鬆一下嘛,難得一個週末當然出去吃點好吃的啊,老師我也是忍耐了很久耶……啊,而且其實是傑請我啦。欸嘿。」
「嗚哇好差勁。既然有兩人份的薪水當時你好意思不請?!」
「沒有人想要聽老師放閃!」

週一上午的教室裡,他們的導師理直氣壯地回覆了兩人的興師問罪。
釘崎不客氣地用力拍桌。連虎杖也抱頭發出悲鳴。伏黑則是毫不意外地冷眼看待這一切。

「欸?沒辦法啊?求婚紀念日耶?啊對了今天是交往紀念日噢!原本想挑同一天比較好記但是之前準備不小心被發現了哈哈哈——」
「呃?恭喜?」
「嗯嗯嗯,謝謝唷悠仁——所以我下午要請假去拿預訂的蛋糕囉!」
「什麼?!你這薪水小偷!」
「因為所以!今天下午自習!啊,還是我請傑代課——待會再通知你們結果……!」
「哇——好同情夏油老師……」

才不是。收起你這老好人浮濫的同情心,一個巴掌拍不響,他們是破鍋配爛蓋。假如夏油老師不回應那份任性,事態根本不會演變成如此好嗎?
咒術師全是腦袋壞掉的瘋子,戀愛中的咒術師更是瘋子中的瘋子。
好險在伏黑健全成長的這幾年內,他還沒在推開家門時撞見性愛場面——這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也是這對情侶留給伏黑最大的慈悲了。

「下午如果自習的話,我想去新宿晃。」
「好欸,總不會再遇到老師了吧。伏黑怎麼看?」
「避開銀座跟有樂町的話就很安全。」伏黑接下虎杖丟過來的罐狀咖啡。
「你該不會有老師的愛店清單吧。」
「每年二月、七月、十二月都聽他一直碎碎念跟炫耀的話,再怎麼討厭也會記得吧。」
「好!就交給你搞定新宿迷宮了!」
「——看起來應該是不用煩惱碰上五条老師了。」
伏黑瞄了眼剛收到的簡訊,簡短地向兩人轉達下午將由夏油代課。五条還順便告訴他們下週應該都得自習。

「因為人手不足,我們偶爾會需要互相輔助,請你們忍耐一下,把這類突發狀況當作訓練吧。」
「夏油老師!我有問題!那為什麼偶爾還會排兩個特級同時出任務?」
「虎杖同學的這個問題很好。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都強調,高專想培育像你們這樣才能出眾的後進——每年總會有一兩個花費時間長又難處理的特殊案例,咒術界依然需要更多聰明的夥伴。儘管悟一個人的時候最強,但同時有我們兩個人的話就無敵了。像我們這樣優秀的人材多多益善——」
「沒做什麼就被放閃!」
「這所學校到底是怎樣!?我不是為了被曬恩愛才來東京的耶?!」
「哈哈哈,我們兩個一起比較有效率喔。」
「嗚哇!」

夏油老師只是看上去是個正常人。他曬恩愛的方式完全是另一個方向,更差勁的是他毫無自覺。
距離成年,真正的獨立還有三年。撐過這段期間就可以和監護人跟他的男友say goodbye了。到時候我就要找個單身入住也很舒適的地方,離他們越遠越好。我靠自己也可以過生活。

「所以我才說早點習慣他『們』啊……」

不管是多優秀的術師,只要戀愛弄壞腦袋就完全沒藥救。
伏黑再次堅定了決心。

他以後絕對不要變成這種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