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Stranger than in drama

  • 演員paro。

禮拜五下午,距離下班只剩三小時了。快樂週末即將到來。剛剛也順利成交了一筆大的。偷閒看個手機不為過吧。這裡和客戶公司已經有段距離,前輩人很好,也說過他不在意這種小事。
我拿出私人手機。只要開啟推特,就有足以支撐我工作的養分等著我——

——不妙!超不妙的啊!
——美加!你還好嗎?!
——嗚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麼辦美加!
——美加!你還活著嗎?

螢幕塞滿推特私訊。發訊時間是十分鐘前。美加是我追星帳號的暱稱。列表上的摘錄看起來超不妙。上次訊息跳得這麼兇猛,是我推第一次拿到月九男主角的時候。
我秉住呼吸,雙手顫抖,慢慢點開了時間軸。

嗯。
全日本推特趨勢都被我推的名字洗版了呢。
不愧是我推。好厲害。
趨勢頭條上那張照片是挑日本電影學院頒獎典禮的那張嘛。
那件西裝很適合他,我也很喜歡那張喔。

「……嗚。」
「佐藤君?!」
「這難道是我上班偷看推的懲罰嗎……」
「你還好嗎?!唔,衛生紙、衛生紙在哪……」
「前輩……小惠他……」
「小惠?」
「他結婚了——……!」
「咦?!」

原來人在無法接受現實的時候,真的會放棄思考啊。

演員伏黑惠 (28) 於今日 (7號) 透過所屬事務所宣布與一般男性登記結婚。
本人於公開的手寫信中表示兩人為高中時期的同學,「闊別十年後,因緣際會之下與他重逢。和他在一起就像跟家人相處一樣,充滿了安心感。他的思考方式相當柔軟,也總是溫柔地包容我,我打從心裡尊敬他的待人處世之道。往後我們將互相扶持,共同努力打造充滿笑容的家庭。」
目前尚未確定結婚典禮與婚宴的日期,亦同時說明未來演藝工作不受影響。

前輩迅速找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還塞給我好幾包面紙。
我們中間隔著兩杯期間限定櫻花風味星冰樂。

「好一點了嗎?」
「嗯。謝謝前輩。」我看著杯壁的水珠滑落。漠然地用力抽了好幾下鼻子。眼妝絕對哭花了。算了。

「沒想到佐藤君是伏黑的粉絲。」即使面對我突然爆哭,前輩依然穩重,他拿起了自己那杯星冰樂,吸了好幾口。
「我粉絲俱樂部編號在50以內……」我秀出留底備份的照片。高中的我打扮很拙。但現在什麼都無所謂了。
「這是我第一次粉絲俱樂部見面會的拍立得……」
「哇,他都沒在笑的耶?沒問題嗎?」

「他一直都是這樣。他那時候剛從平面模特兒轉換路線,接了騎士的二騎。」我原本只打算陪我弟一起看,沒想到卻因為倒數第二集解除變身的那個眼神掉坑。之後伏黑惠陪我走過整整八年,一路支持著我求學與求職。
「啊,那部的變身器跟必殺句超潮的,我也愛。」

「小惠沉默寡言,也沒在粉絲服務,我本來很擔心他不順利,好險接了晨間劇的青梅竹馬……」
「哦——那個角色,呃,是叫隆也吧?他雖然成了炮灰,但清爽的模樣的確讓人耳目一新呢。」
「之後熬了好幾部網路配信劇的配角,總算登上火10……」
「啊!前年那部!明明是驚悚懸疑片,片尾卻是大家在神宮外苑跳舞,你進公司前我們在忘年會跳過哦!」前輩舉起手擺了幾個手勢,「我記得伏黑的角色前半段就領便當了,但也出現在片尾跳得很開心,讓我後半段都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看片尾了。」

「……前輩難道也是小惠的粉絲?」前輩自我介紹說過興趣是電影鑑賞,我沒想到他也涉獵連續劇。形成社會現象的火10就算了,但是晨間劇?那部主線被評為平成最爛,如果不是核心粉,根本不會特別去看。
「我看過不少啦,畢竟伏黑是國民偶像嘛。全日本沒人沒聽過他的名字吧。」
前輩攪了攪鮮奶油,「我滿喜歡他的喔,他很認真嘛。」

「沒錯,他是演員之鑑。」我深吸一口氣,「根本是新世代演員的模範生!從來沒鬧過緋聞!身上一點談戀愛的影子都沒有!禁慾到讓粉絲都擔心的地步!我不是沒想過哪天他會電擊結婚,可是、可是……!」
「嗯。」前輩很認真地聽著我的話。「伏黑有佐藤君這種粉絲,這麼替他著想,一定很開心喔。」
「嗚……如果是小惠挑的人……!一定可以給他幸福吧……!」
「可以的可以的!」前輩揚起嘴角,說得很有自信,眼神很真誠。不愧是王牌業務。

我也想這麼相信的。我嘴裡不禁又吐出沒有任何意義的悲鳴。

「嗚嗚嗚小惠……!」
「唔。好!我們去買點好吃的吧!我請客!」
「可是合約……」
「沒問題沒問題!我待會送!客戶都跑完了嘛!帶著好吃的蛋糕回家!打起精神來!」前輩握拳擺出了加油姿勢,無名指上閃爍著銀光,「而且下個禮拜得麻煩你了!」

我點了點頭,忍不住眨了眨眼。搞不太清楚是眼線熏得我眼睛痛,還是前輩笑容太過耀眼。
健談、溫柔又懂得分寸,公司成交量NO.1,超良好物件的前輩上個月結婚了,下周開始放婚假了。
下個禮拜一我就得一個人面對工作,還有哀鴻遍野的粉絲圈,好想逃避現實。

「嗚嗚嗚嗚……前輩去度蜜月會不會遇到小惠……有遇到的話幫我要簽名……」
「嗯——我在想啦,他度假應該不想被打擾吧。」善於替人著想的前輩歪著頭笑著回答。
「……前輩,你很適合當粉絲耶。」
「真的嗎?」
「嗯。我剛剛那句話是因為我自暴自棄才亂講的。真正的好粉絲就該有粉絲的自知之明喔。」

「……就是這樣——伏黑好受大家喜愛。」
「你才受歡迎吧。」
伏黑沒有抬頭。寬廣的客廳地板被散落的行李佔滿,他們四個小時後就得出現在成田機場了。
「嗚哇……」這個人在說什麼!?虎杖停下綁緊垃圾袋的手,不可置信地盯著他,「被蟬聯三年《最想被他擁抱的男人》第一名這樣說……」
「才不一樣。」伏黑把衣物分隔包塞進行李箱裡。國民男友似乎總算搞定行李箱的空間分配了。「喂,只剩你的東西了。」

話雖如此,他的伴侶早就準備得差不多了。虎杖看了眼手機殘餘電量,拔起充電器,把充電線捆成一卷。他走到伏黑身邊蹲下,按照指示把電線塞進行李收納袋,在攜帶物品清單上打了個勾。
「啊。保險套……」
「到當地買就好了。」伏黑伸出雙手輕輕地捧起他的雙頰。左手無名指上閃耀著銀色的光芒。「不過不買也沒關係,不是蜜月嗎?」

——禁慾到讓人擔心啊……?
貼上雙唇時,虎杖不合時宜地想起這個評價。不過很快地就消散在彼此的吐息之間了。

  • 註:月九、火10皆為日本電視台連續劇熱門時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