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咒術迴戰 虎伏】Life is a journey 03

03 #YOLO

——抱歉,我臨時有事。之後再約。
——很抱歉。
虎杖幾秒前剛睜開眼睛,視野還有點模糊,他揉了揉眼。日光穿透過窗簾間隙,在天花板畫出斜線。訊息是伏黑在凌晨傳過來的。這還是他第一次取消既定計畫,很難得。更少見地是他還附上了貼圖,可愛的狗狗一臉抱歉地不停鞠躬。

面對伏黑的慎重,虎杖先送了張貼圖表示沒問題。再回了一句沒關係後,他隨手把手機丟到床舖上。他們原本的行程其實根本稱不上是計畫,只不過是去一趟車站,然後一次解決很多事情。但那些事情都不急,不需要在今天搞定——電影下周再看也沒關係。買浴衣的話,伏黑本人不在也沒有意義。

接下來一整天要做什麼呢。虎杖又打了一個呵欠。他很久很久沒在一大早思考這個問題了。
後來他沒有煩惱太久,他鑽進了柏青哥店。當虎杖再次穿過店門時,夜色已經籠罩住高樓大廈。仙台站前天橋上很熱鬧,但比不上店內喧鬧。虎杖抱著幾盒咖哩料理包,經過好幾個小時的聲光饗宴,機台音樂參著鋼珠刷拉拉的撞擊聲還在他耳邊隆隆作響,這也是虎杖很久沒感受的氛圍了。

晚餐的話——有間創作系拉麵就在車站的另一頭吧?
雖然這時間過去一定得排隊了,但當作消磨時間也好。虎杖慢慢地走向車站。
這個都市很小,伏黑卻說這點很好——伏黑是個誠實的男人,在他說出這句話時,大概不帶半分東京人的意識。但虎杖還是覺得伏黑會這麼想,那是因為伏黑住得不夠久的關係。如果伏黑住得和自己一樣久,也還能這麼認為的話,那就太好了。

虎杖漫不經心地穿過挑高的連通道。迎面而來的是熟悉的身影。
「……伏黑?」
他身邊還有另一位高大的男人。
——正確來說,他「身上掛著」另一個高大的男人。
白髮男人戴著墨鏡,左手拎滿一堆紙袋,右手搭在伏黑身上。他身材高大,配著伏黑走在一起活像在拎小貓遊街一樣。定睛一看還能發現伏黑正試圖格擋男人晃來晃去的腦袋,可疑到不行。虎杖腦內閃過無數個他好友被搭訕的畫面。

……又是搭訕?宗教團體勸誘?可是他們靠得很近,還是熟人?難道是感情糾紛?我現在可以過去嗎?伏黑他看起來——
伏黑的表情超厭世。
虎杖原先還想考慮更多的。不過等他意識到時,他也整個人貼在伏黑身邊了。

「伏黑,這傢伙是誰……?你不是說你和我在一起時最開心了嗎?!」
「嗯?哦喔?」

男人手還攀在伏黑的肩膀上,視線從頭到腳掃過他全身。
虎杖理直氣壯,抬頭挺胸地迎戰他——這樣他應該就會識相地退散了吧……!

「唉喲這打哪來的狐狸精呀?!」
「啊?!」
還真的是修羅場?!嗚哇。
虎杖嚇得寒毛直豎。總之他立刻先摟住了伏黑的腰。輸人不輸陣。
他本來不想這麼快使出這招的。這可是他的防衛計畫的最、終、手、段……

「小惠居然離開東京一轉眼就被勾搭走了?!仙台是怎麼回事?」
「勾搭……!?呃——這是你情我願……!還有!請向仙台道歉!這裡是個好地方!」
「小惠!今天一定要你說清楚講明白!你在我跟他之間到底要選誰?!」
「……——伏黑,你還是別跟這男人在一起比較好吧……」

哇啊好可怕。
虎杖原本還很愧疚的。他並不想對伏黑的交友關係多做置喙。不過虎杖現在開始覺得自己說得對了。這男的真的很不妙。完全沒在聽人講話。
他們幾乎是在伏黑頭上交火。虎杖不想在角力中敗陣,對峙持續僵持。極近距離之下,虎杖才發現墨鏡下的臉也超好看。不愧是伏黑的對象。可是只有臉長得好看是不行的……!
視線移開就輸了。虎杖瞪著那雙天藍色的眼,忍不住稍微又把伏黑往自己身上拉近。
他看不到伏黑的表情。但他可以感覺到他在發抖。

「……伏黑?你還好嗎?」
伏黑默不作聲。隨著人潮開始聚集,虎杖也焦躁起來。夏天還沒真正到來,他手心卻持續發燙。
四週傳來快門聲那刻,懷中的伏黑終於有了動作。虎杖胸前傳來一聲深沉的嘆息。

「……五条先生,我剛剛都錄影了。」
「惠,你是用仰角自拍吧?」
「夏油先生最近都在國內,沒有時差跟網路問題吧?」
「你要傳這種影片給傑?也不是不行啦,我還是很好看,而且傑才不會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呢。」
「但會懷疑你身為成熟的大人的羞恥心。」

叫做五条的人稍微睜大了雙眼,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下一秒,他鬆開手,吐了吐舌頭。高大的他這時看起來像個玩膩的小朋友。

「好吧,那我請你跟這位——呃,你男朋友吃個飯吧。」
「虎杖不是我男朋友。」伏黑輕輕地拍掉虎杖的手,喉頭擠出的是他沒聽過的重低音。「還有,餐廳我來挑。」
「呃,伏黑,我——」

虎杖完全不懂發生了什麼事。他現在唯一搞懂的是他最好別繼續留在這。伏黑也發現了這點,立刻抓住他的肩膀。他雙頰漲紅,眼神很堅定。
你別逃。幫我。虎杖分不清楚他是哪個意思,可能兩種都有。

——好險那間柏青哥店全面禁菸。好險伏黑選的店設有包廂。
如果知道晚上自己會坐在高級燒肉店,虎杖絕對不會只穿一件白T就出門。
他們座位的配置還超詭異。五条坐在他面前,整個人沒入椅背,懶散而落落大方,伏黑在虎杖旁邊,專心地研讀菜單。
周圍裝潢以黑色為主調,一再強調這間店主打氣氛沉穩又高雅,虎杖卻坐如針氈。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伏黑臉上總算是恢復一絲生氣。剛才替他們介紹彼此時,他雙眼還了無生機地像條死魚。

「我想吃Chateaubriand。」
「那就這套餐三份。麻煩囉。」
「……伏黑,沒問題嗎?」服務生複述餐點時,虎杖又嚇出了一身冷汗。這裡套餐沒冠上松竹梅之名,爽快地直接以金額替套餐命名。今晚他們至少花掉一萬五千元乘以三,未含稅。
「放心,這個人雖然沒有人品,卻很有錢。」
「年輕人別客氣喔。用這點錢就能好好地關心家人,很划算的。」金主笑得一副輕飄飄的模樣,「惠平常只上傳小黑他們的照片。我今天問了整天,他也什麼都不講。」
原來如此。想必這就是今晚伏黑留下他的用意了。
「伏黑——……」由我來講真的沒關係嗎?虎杖戰戰兢兢地又喊了一聲。他的朋友頭也不抬,左手比了個「GO」,繼續研究酒單了。

——好吧。不管了。要是說錯話了,他大概會出手阻止吧。
虎杖盯著伏黑幾秒,在五条滿心期待的目光下,戒慎恐懼地開口。
他不確定五条想聽到什麼樣的情報,畢竟他能提的依然圍繞在伏黑的兩隻大狗上。但沒多久,虎杖就知道自己多想了。才剛講到松島的海邊行,五条便忍不住插話了,講到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幾乎變成五条主講。談到他們是如何認識時,五条水藍色的眼睛更是閃閃發亮。那晚的聯誼是我幫惠報名的哦。開心的語氣像是在邀功一樣。
根據他的說法,他是基於百分之百的好意,「有機會交到朋友的話,惠一個人在仙台也有照應嘛。」
「都已經要奔四的人了,下次請不要這麼做了。」伏黑晃著酒杯,說得有氣無力。

他看起來沒那麼不爽了。虎杖放心了不少。包廂內的氣氛很愉快,在薄到透光的肉片與起司一入口,虎杖的注意力更是完全被美味吸走了。

「……伏黑!這起司好好吃!」
「嗯。」
「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個——唔……?藏王……?」
「藏王莫札瑞拉起司跟賽拉諾火腿。」
「嗚嗚炙燒肉配蘿蔔泥好好吃,仙台牛好軟好棒舌頭要融化了……」
「好笑欸,悠仁明明是仙台人卻都沒吃過?」
「正因為是仙台人才不會特別找來吃啊!」
「哈哈悠仁好有趣——」
「好好吃……謝謝五条先生!」

不出錢至少得出點力,於是在主菜上桌後,虎杖自告奮勇地接下了燒烤的重責大任。五条臉上始終掛著笑,直說別客氣多吃點。伏黑則順勢又把鹽燒牛拼盤分一半給他。虎杖還記著剛才環抱住他時的手感,於是那盤肉的三分之二烤好後又回到了伏黑盤裡。
在伏黑努力與牛肉搏鬥時,五条又多問了幾間仙台名店,說是想發掘喜久福以外的銘果。

「市區的話,五条先生今天應該都去過了,之後還有打算去哪玩嗎?往北或往南?」
「沒有喔——我來接我男朋友的啦。他在岩手拍黑熊,昨天搞定了。」五条自顧自地講起東北攝影景點,原本就很嗨的情緒又高漲了些。
「那明天還是會北上吧?如果是開車的話——」
「不,我搭新幹線來的喔,沒打算租車,我們約在仙台會合。」
「咦?所以你們回東京是坐……?」
「一樣也是新幹線囉!」五条用力地豎起大拇指。
「那根本不用接吧……?!」
你還願意吐槽,人真好。伏黑口就著酒杯,沒有說話,但眼神說明了一切。虎杖多少能了解,為什麼伏黑長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惠,有在好好享受人生嘛。」於站前天橋分別之際,五条的手背敲了幾下伏黑的肩膀,「啊,我給的資料要趕快看喔。」
他沒等到伏黑的回答,三步併作兩步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五条先生好像颱風一樣啊。對於虎杖的傻眼,伏黑只無奈地點了點頭。
今天的伏黑比起往常安靜,猜想他是電力耗盡了,虎杖沒有再多問些什麼。畢竟想聊的話,他們之後還有很多時間。虎杖哼著遊樂園主題曲,腳步很輕快。雖然發生了很多事,但吃了一頓很好的晚餐,也認識了有趣的人,碰到了原本碰不到的朋友,這依然是一個很好的夜晚——

「……虎杖,抱歉。」他們走到最接近巴士站的樓梯時,伏黑突然停下了腳步。
虎杖完全摸不著頭緒。
伏黑稍微仰起頭,眼神耿直而清澈,比起任何虎杖所知道的時候都來得慎重。
「五条先生誤認你是我的男朋友的部分——有些人很介意這種事,我不希望你不開心。」
「沒關係,我不介意。」
「我知道,是我介意。」
虎杖呆了幾秒,隨後咧開嘴角。這次輪到伏黑滿臉困惑了。
「伏黑真的很認真耶。」我很欣賞伏黑這點喔。他拍了拍伏黑的肩膀。伏黑側過頭,盯著他的手好一會,眉頭皺成一團。虎杖很清楚,他不善於接受好意,待會伏黑應該會撇過頭道謝吧——
「……你自己才要注意,一個人的時候,千萬不要隨便跟陌生男人回家。」
「咦。」
「你其實很受歡迎。」在我們這個圈子裡。伏黑壓低了聲量「那個人就是看出來了才會鬧著你玩的。還有,你最好少去聯誼。喜歡你的類型絕對不會去聯誼。」
「咦!?」
「……至於我的話,你可以放心。」
天橋底的車子川流不息,他們周圍熙來攘往。嘈雜之中,伏黑的一字一句,虎杖明明都聽得很清楚,卻搞不懂伏黑現在在說什麼。
「謝謝你幫我。我的確一直都很開心。」講出這句話時,伏黑像是鬆了口氣一樣,笑得很輕鬆。他說,今天他帶五条前往的都是虎杖推薦的店家。托你的福,那個人很滿意,剛剛能遇到你太好了。希望這頓晚餐可以聊表心意。
「不過,萬一讓你覺得不自在,我很抱歉。」
伏黑說起話來有點饒舌。他是不是喝了不少?虎杖嘗試回想桌邊的紅酒殘量,卻怎樣也想不起來。
「……伏黑,你醉了嗎?要不要我送你回——」
「不用,車來了。再見。」
伏黑擺了擺手,下樓轉個身後,彷彿融入了黑影之中,再不見身形。

隔天清晨,虎杖收到了來自伏黑的訊息。他說他得忙到月底,沒辦法陪虎杖去看電影。
之後好幾個禮拜,他也沒能和伏黑一起出來買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