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Q 日影】通常來說初戀往往沒有成果

在影山美羽的眼中,飛雄是個照顧起來不太費心的弟弟。
雙親忙碌,看顧弟弟的擔子落在一與和自己身上,但和自己相差八歲的弟弟從來不吵也不鬧,當朋友提起自家弟妹吵著要買變身器、假面騎士腰帶又或是遊戲主機時,美羽完全無法加入他們的話題。今年飛雄的生日禮物毫不意外地也要求了排球用品,從一與的手中接過鞋袋的他滿臉欣喜——就連忙碌的雙親偶爾想在聖誕節時做些補償,他的聖誕禮物的願望也脫離不了球鞋、護具或機能衣。
這是一個小二的男孩子該有的模樣嗎?他不是該更加淘氣或調皮嗎?看著有著排球就萬事滿足又快樂的弟弟,美羽心頭閃過一絲憂慮,但很快地他就將這些微小的困惑擱置在心中的一角,忙於享受高中的青春生活。畢竟不管如何,室內排球是極為健康又正常的嗜好,或許等他再大一點也會對其他事物產生熱情也不一定。

美羽的預期沒有成真。
再過了幾年,當美羽經濟獨立搬出家門時,他弟已經全神貫注地往艱困的排球之路一頭栽下去了。

美羽在初春的某個週末上午久違地返家,一進門立刻看見弟弟坐在電視前,電視傳來體育主播流暢的講評。
飛雄打了個招呼後,繼續低頭盯著手機,手指於按鍵上打打停停,時不時還皺起眉頭。
弟弟一反常態的模樣讓美羽停下腳步。飛雄並沒有特別宣言,但在他去年年底受邀參加全國等級的合宿,得上東京一趟時,影山家就有這孩子絕對走上職業選手之路的共識了。
徹底貫徹自我管理又積極進修的老弟居然會分神在講評時和人傳訊對談?

「怎麼了?該不會交女朋友了吧?」美羽一邊笑著調侃他一邊走近冰箱。

「不是女朋友。」
看吧。怎麼可能有女友呢,別帶顆排球回家就不錯了吧?美羽打開冰箱門,將期間限定的布丁塞進冰箱。
闔上門的時候,背後傳來了飛雄的聲音,「但是是交往對象。」

……什麼?

「呃,是誰?」
「……隊友。」
「欸?」我弟確實加入的是男子排球隊吧?交往的對象是隊友?不是經理?
「有照片嗎?我看一下?」

飛雄面色不改,翻開桌邊的月刊排球,指著春高採訪特集裡的一張照片。

「這個渾身橘色的。日向。」
合照裡的高中男生一頭橘髮,笑得超級燦爛。跟自家弟弟完全是相反的類型。

美羽思索了好一陣子,把雜誌遞還給弟弟,「呃——待會要一起出去吃個晚餐嗎?」
「日向剛剛說他今晚想去買球鞋。」飛雄瞄了眼手機螢幕,美羽這才注意到飛雄在對話時從頭到尾都沒有放下手機,「我跟他約下禮拜好了。」
「……噢。沒關係啦,我們改天再吃吧。」

超級好奇你的交往對象……!那個叫日向的孩子!你們怎麼在一起的?好想知道啊,可是太過躁進影響這倆人好像又不太好?我今天原本只是想回老家放鬆一下,根本不想被弟弟當作愛多管閒事的姐姐,這又好像還會打擾他們約會(?)——
複雜的想法混雜著角力好一陣子後,美羽打消了探聽情報的念頭。

應該不用太擔心吧?畢竟不管對象是男孩還是女孩,反正學生時期的交往對象多半出社會或繼續升學很快就會分手了。雖說交往對象是隊友(男),但轉念一想,背景不也是滿單純的?說不定其實還好……?
想起學生時代的自身經驗,對於弟弟的憂慮維持不過幾秒,美羽在多問幾句弟弟學習狀況的同時,也將根本不是很想回憶起,卻也在剛剛一併竄出的歷任男友們拋到腦外。

「美羽,你下下禮拜會回家嗎?」
「我目前沒有排班,也沒有特別的安排。」難得和在全國到處比賽的弟弟碰面吃個飯,他居然這麼快就要約下次碰面?飛雄終於要出國了嗎?還是想親口告知自己又成為日本代表了?
美羽確認完行事曆,將手機丟回手提包。
「怎麼了?」
「結婚報告。」飛雄的表情絲毫不改。
「咦!?」美羽瞪大雙眼,音調不受控制地拉高好幾度,「和誰?!」
「你問我是誰……」看得出來弟弟發自真心地覺得困惑,「日向啊。」
美羽忽然回想起飛雄報告自己要代表日本出賽奧運時的語氣。當時他說話的態度就跟現在一樣。在固執的飛雄心中,這應該早已是不容變更的既定事項。

過去這幾年和弟弟的好幾段互動閃過美羽的腦海。
他第一次聽到日向這個名字是在飛雄剛升高二的時候。接著偶爾會看到地方新聞報導他們在球場上的活躍,甚至他們作為烏野高中排球隊的招牌一起登上好幾次的運動雜誌以及電視訪談。接著飛雄成為職業選手離開宮城,美羽並沒有義務(也沒有興趣)經常確認弟弟的交往情況,但是前陣子飛雄剛過生日時確實主動提起日向回國了——

「你們在一起……六年了?」居然沒有分手?從學生時期一路到出社會?比起交往對象是球隊隊友,這段穩定交往的長度更讓美羽吃驚。
「呃,嗯,對。」似乎在好幾個停頓中完成計算,飛雄點了點頭。
「但日向不是前幾年都在國外?」
「那傢伙有說就算在里約也要每天連絡。」
嗚哇。好不想被弟弟放閃……
「他想跟你們碰面聊聊。今天先遇到你,先確認你的行程。」飛雄又補充一句,「我還沒有問過爸媽。」
「好險你先問我……!」不然爸媽他們的心臟承受得了嗎?

美羽長久以自家弟弟乖巧不鬧事為傲,過去這二十二年從來不太讓他費心,卻從沒想到弟弟一拋出問題就這麼棘手。美羽設想若是一與還在的話會怎麼回應的同時,一邊揉著太陽穴。仔細回想明明就有一堆線索——以飛雄的個性來看,他一定以為全家都已經充分瞭解他和日向穩定交往了,不然前幾個月怎麼還會特別在全家團聚的餐桌上提到一介高中球隊隊友回國?

「總之——先讓我和日向聊聊吧?」
「嗯,他也這麼說。」

那位「日向」居然設想到這步了。這孩子到底什麼來頭……!
帶著一絲好奇,作為影山家長女的美羽即使不安還是果斷地敲定了吃飯的時間。

兩週後的傍晚,當美羽在冬日的咖啡廳受到陽光直曬的同時,他忍不住感念,即使自己對弟弟在戀愛與職涯上的所有預期,沒有半項成真,但飛雄仍然是個不用太費心的孩子。

——就連擇偶的對象也不太需要擔心啊。
在放心之餘,美羽請了弟弟與他的男友這頓晚餐作為祝賀的贈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