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Q 日影】GMT+9→-3

——我決定去里約了!
影山剛剛踏出味之素選手村食堂,日向傳來的訊息讓他立刻停下腳步,直到發現停在出入口會擋住其他球員,他才往旁邊移動了幾步,再次確認自己沒看錯。去年全日青時,日向擅自闖進了白鳥澤的集訓——本人似乎有所反省,今年影山出發前才看到日向對烏養教練打包票保證不會再有脫軌之舉,但今天怎麼突然就要離開日本了?

外頭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推測日向現在應該能接電話,影山按下通話鍵,走向靠近樓梯口的走廊。
影山皺起眉頭,「喂,日向,里約——」
「影山!你現在可以接電話嗎!?你之前說你不去大學,最早知道的人是我,所以我也最先讓你知道了!」伴隨著陣陣風聲,日向的聲音相當興奮,「鷲匠老師幫忙談好了!剛剛我和小武老師一起去了趟白鳥澤學園,烏養教練也說沒有問題!我想先通知你一聲!我待會馬上就要跟家裡談談!」
……這是在說什麼啊?
不給影山追問的機會,話筒那一側傳來劇烈的開門聲,日向朝著另一方大喊「我回來了」的下一瞬間,就掛斷了通話。

影山在回到宮城的第一個週末獲得了完整的解答。
他陪著日向一起去了一趟書店,在仙台車站碰頭後,日向沿途中很認真地說明未來四年的計畫。

「我簡單查過了,里約剛好就在日本背面,時差整整十二個小時,很好記吧?」日向臉埋在圍巾裡,笑容滿面,「這樣到時候影山同學傳訊息也不用特別算了。」
「——是你自己才要小心別忘了吧,白癡日向。」天橋上的風很大,他縮著脖子防禦撲面而來的寒風,說話時陣陣白煙自圍巾中竄出。

他們一進門後很快就找到了旅遊書籍專區,日向在大量五彩繽紛的封面中挑出《行走地球的方法:巴西 2013~2014》,「從現在開始準備,我還有整整兩年多,時間還很充足。」

他湊近日向,書中照片的景象很熟悉。他好幾次在(日向挑的)電影開頭裡看過這個地方。
「我知道這裡。」他配合周圍壓低音量,「電影片頭裡每次都最先被毀掉的地方。」
「你這講法太不吉利了……!」日向小聲地抱怨,手指著文章標題,「救世基督像啦!我到那裡以後第一件事就是跟他合照後傳給你!你該不會不知道這座雕像在巴西吧?」
「知道巴西有哪些明星球員就夠了吧。」
日向對他列出的球員不予置評,他從旁邊拿起了《巴西葡萄牙語入門》後回了句「搞不好我會比你還早碰到他們。」

相對於渾身散發出期待的日向,影山還有些搞不太清楚狀況。室內暖氣使得體溫緩緩地上升,他稍微扯開圍巾,讓自己能夠自在一些。巴西,南半球,首都巴西利亞,全年均溫偏高。他快速地翻過幾頁日向打算結帳的旅遊書,大量的片假名在眼前閃過,這些東西距離他太遙遠了。

同期的排球隊全員得知日向預計前往巴西時,谷地嚇得不輕,一邊瑟瑟發抖一邊轉過頭詢問影山會不會擔心。
影山當時只沉默地又吸了幾口牛奶,緩緩搖頭作為回應。他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他不是需要準備出國的當事者,不需要考慮語言、簽證、住宿、伙食……他早一步比日向到了東京,他知道宮城到東京新幹線只要兩小時,日落差距一小時,他相信日向並不清楚這些細小的不同。他們不曾干預彼此的目標,只是不斷地確認對方是不是還跟自己看著一樣的地方。而這次換日向準備前往更遙遠的地方了——影山根本無法想像里約究竟距離日本多遠,他甚至還覺得兩年的期限有點模糊。

——所以我只要知道你會與我一直身處於相同的舞台上,這就足夠了。
把書還給日向,影山提前先走到書店外等待,他重新整理好圍巾阻擋一波熟悉的低溫。

日向口中「還算充足的準備期間」在兩次春高與一次IH之間轉眼即逝。

影山難得地在熄燈後打開手機螢幕。烏野排球隊OB LINE群組未讀數不斷增加,他點進去後,畫面唰地跑過一張張在成田機場拍攝的合照。

敲定出發日期時,留在宮城的日向完全不顧他過幾天就會回老家一起過新年,依然在第一時間通知了影山。明明他早日向一步離開日本東北在全國各地比賽,但日向總能抓準時機聯繫——通話中的日向很快速地交代他預計先在孤爪那裡借住幾天後,直接從成田機場出發。

影山一邊拿著手機,一邊手忙腳亂地找出球隊發下的紙本,對照了好一陣子才回覆,「我隔天有比賽。」
「嗯,我知道。」聽筒那端傳來的聲音自然而平靜。
影山反射性地試圖反駁日向的釋然,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回嘴什麼才好,只好在沉默幾秒後叮嚀日向自己要注意安全,語氣跟畢業時他提醒日向記得修頭髮一樣。

「放心啦,我在那邊有人接應了,抵達以後一定馬上通知你,就讓我先替你探探路吧!」口氣爽朗地宣言完畢,日向掛斷通話後立刻傳送一張班機起降時間給他,在對方的提醒下,影山第一次使用了通訊軟體的KEEP功能,存下了那張圖。

今天就是日向離開日本的日子了,他卻沒什麼實感。
成為職業選手後時間過得比影山想像中來得快速,日向興奮地述說巴西時差,以及他還在宮城跟日向一起度過的高中歲月彷彿還只是昨天的事情。

張眼所及之處是一片黑暗。影山很快地換算了班機抵達日本時間,如果依照日向的計畫,後天上午應該就可以收到日向大致安頓完畢的訊息了。

你快點過去,然後快點回來吧。
就算我們都在同一個世界努力,我可不打算等你——就算等你,我也不會等太久。
過了好幾個月,總算想到該怎麼回覆日向視他不能送機的理所當然,他稍微安心地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