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CCA13 吉尼】另一個巴頓一如既往的午間

尼諾走近蛋糕店時,店門口早已形成了一小段行列,他稍微加快了腳步。他才剛在隊伍尾端站定位,隨即又來了幾位女孩排在他後頭。手機上顯示著十點二十七分,尼諾抬起頭快速地確認前面的人數少於二十人後,把手機收回口袋。

——不愧是巴頓區最熱門的蛋糕專賣店,但今天絕對可以買到「在裝飾、內餡、果醬上分別奢華地使用了三種不同品種農業區特產草莓的頂級傳統多瓦草莓蛋糕」了。
內心感謝不斷耳提面命「這真的很難買,店家規定每日限量三十份、一人限購一份喔」外加強調一定得提前來排隊的洛塔,尼諾靜靜等待的同時,嘴角淺淺地上揚。他能運用的時間一向比奧斯塔兄妹來得自由,上週洛塔一提起這間店家,採買蛋糕的工作自然而然地落到他身上。金髮少女拿著紙筆列出佈置裝飾清單的同時,還不忘貼心提醒尼諾「晚上我有先約囉」,洛塔那時的笑容帶上了幾份狡黠,「上午我會請哥哥去買日用品支開他,我們趁機佈置,中午吃蛋糕慶祝,晚餐尼諾就和哥哥一起吃吧」。

吉恩和他都並沒特別告知洛塔他倆關係的轉變,但距離春天尾端的那個下午還不過一週,洛塔就在餐桌上拋出直球。

「你們終於在一起了嗎?」
語尾一落,吉恩手上的湯匙哐噹一聲撞到桌面,尼諾則輕輕地點了頭,自然地抽了一張餐巾紙遞給吉恩。
他的王子一邊擦著灑在桌上的南瓜濃湯,很狼狽地小聲開口「『終於』……?」
「我們可是兄妹,我也和尼諾認識這麼久了,怎麼可能沒看出來?」洛塔不以為然地噘起嘴,「我還以為你們會第一時間就告訴我……!」
「抱歉,公主殿下。」尼諾盤算著隔天得買個甜點賠罪,語氣很誠懇,「但你的確是第一個知道的喔。」
吉恩僵硬地叉起生菜送入口中,「……我們應該不用特別正襟危坐地向你報告吧。」
「那哥哥原本打算什麼時候跟我說?」吉恩的辯解顯然無法說服妹妹,洛塔還是有些不滿,「難不成你們想等到要結婚時才報告?」
「我想至少先跟你商量,尼諾是不是有可能搬過來我們家一起住……」
「咦?你們已經談到這地步了?」相較於吉恩沒什麼底氣的發言,作為管理人的洛塔倒是很快地反應,「當然沒問題,反正我們有空房。」
「不,我們可還沒討論到這部分。」尼諾快速地吞下口中的的橄欖,適時阻止眼前的兄妹擅自替別人展開人生計畫,「我們開始……嗯,交往,也沒過多久,我最近的工作也還沒穩定。」
「哥哥和尼諾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謝謝你,洛塔。」尼諾從來不擔心洛塔的反應,他溫柔地回望著洛塔。

洛塔的眼瞳溫柔而清澈碧藍,他認真地盯著尼諾好一陣子後,才又輕快地開口,「不過哥哥真是太狡詐了,早知道我就不要這麼早跟尼諾告白了,晚一點講的話,我搞不好還有機會吧?」

「——沒有吧。」
「——說不定喔。」
兩人同時拋出的回覆讓洛塔爆笑出聲,尼諾對上吉恩有著幾分埋怨的眼神,對他眨了眨眼作為安撫。

那天晚餐後,洛塔站在門口再次重申,「我們隨時歡迎尼諾喔,你想什麼時候搬進來都可以。」
從開始這個話題後,整晚動作始終彆扭的吉恩此時倒是果決地迅速點頭贊同。

……確實洛塔在安排四月十五號當天的驚喜佈置時,又提起了一次「尼諾搬進來的話,就不用特別安排支開哥哥跟尼諾抵達的時間囉」了?

下意識地逃避回想最近一提到住處時奧斯塔兄妹略帶期待的眼神,尼諾忍不住輕嘆出聲。好險吉恩的生日剛好湊巧在草莓產季,他有正當充分的理由準備草莓甜點當作生日禮物,不然他可能就會交給吉恩一個適合搬家的日期了。過去十幾年中,除了高中那幾年沒有慶祝,尼諾不曾缺席吉恩的生日,他從來不需要煩惱該準備什麼給吉恩(有幾年是理所當然放了很多草莓的手作蛋糕,有幾年跑去吃了草莓下午茶吃到飽,最近幾年則走巴頓人氣草莓甜點精選路線),但卻從來沒這麼慶幸過。

「尼諾的生日禮物很好準備呢。」去年的七月七日——雖然洛塔事前不斷暗示希望自家哥哥和情人一起度過這一天,但在尼諾堅持至少蛋糕得和洛塔一起吃後,他們才在妹妹目送下前往高級餐廳——吉恩收下帳單的同時也由服務生手上接過提袋,遞出了他另外準備的高級生巧克力,「你下次可以考慮要求換到高樓套房居住喔。」

「你的生日禮物也是幾乎只要有草莓就好了吧?」他笑著選擇性地回應吉恩的調侃,他最近漸漸可以習慣奧斯塔兄妹提出的各式遷居期盼了。

「嗯——正確來說,只要是尼諾準備的都很好。」吉恩思考了好一會,才一字一句地吐出這句話。他倆漫步於巴頓街頭的腳步沒有停下,尼諾左手拎著設計典雅的紙袋,右手則被吉恩牢牢地握住。剛步入夏季的夜晚還不會太悶熱 ,剛喝下的紅酒稍微拉高了他的體溫。

「……我也認為只要是你準備的禮物都很好。」他開口同時,轉頭望向吉恩。這次他的王子真的停下步伐了。他們仍然緊緊握住彼此的手。
「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免得巧克力融化了。」淡黃色路燈之下,蔚藍的瞳孔透著強烈而耀眼的光芒。

……雖然後來還是融化了,但那家的生巧真的滿不錯的。

尼諾忍不住露出微笑。自ACCA離職又脫離了奧凡德的各種指示,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學會安排與掌握自己的每項行程,作為真正的攝影師的工作正步上軌道,每一天和吉恩度過的日子都彷彿和以往不盡相同。每件小事都彷彿像是羽毛掃過心頭,他還想緩慢地享受這些美好的變化——儘管他的王子明年應該就會從自己的手中收到沒有半點草莓成分的生日禮物了。
尼諾再度掏出手機,於待辦事項中又加了一條。
下午去提貨高級草莓優格冰淇淋後,晚上他還得再確認一次餐廳訂位。下一秒,螢幕上的顯示時間跳到了十一點。
店門口那頭傳來些許細微的騷動,隊伍開始向前移動之際,他踏出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