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CCA13 吉尼】Lead you up the garden path in late spring

  • 譯名參考巴哈動畫瘋
  • 劇情洩露至漫畫結局
  • 【ACCA13 吉尼】巴頓一如既往的一晚的續篇,不過沒有明顯關聯。

他們都已經不是能把酒後亂性當藉口的年紀了。吉恩一口氣飲盡啤酒,號稱自農業區空運直送的新鮮啤酒不負盛名,細緻的泡沫滑過喉頭,麥香瞬時於口腔中擴散,但他的朋友似乎興緻不高——尼諾今夜尚未拿起盛滿啤酒的玻璃杯,而是又叉起一顆醃橄欖送入嘴中。

「你是不是曬黑了,」吉恩注意到尼諾袖口的曬痕,「你這次去了哈雷區?」

「猜錯了。」尼諾將桌上的手機螢幕轉向吉恩,手指滑過一張張照片,「是在佩西區花了點時間攝影——南邊這段海岸的夕陽很棒,下次你出差的時候可以去看看。」

尼諾看起來神情放鬆,似乎又回到吉恩所熟悉的模樣。猜想尼諾已經不會像之前一樣容易灌醉,他喪失了錄下惡友醉後醜態的機會,吉恩在決定暫緩換新手機的同時,心情輕鬆了不少。

「是喔,專家就是不一樣。」一邊聽著尼諾補充「不過這幾張都是用手機拍的,畫質不太好」,吉恩一邊向服務生追加了一杯啤酒。

「不過比起風景,我還是比較擅長人像。」下一秒,尼諾彷彿條件反射似地將手邊相機鏡頭對向自己,即使他曾說過國王已經不需要照片了,但看來他仍然不改拍攝自己的習慣。

吉恩稍微停下了捲起起司片的手,嘗試自然地看向尼諾。
自尼諾坦白來歷後,他便不太能以從前的心態看待尼諾這些小動作。他很清楚尼諾前陣子正站在人生的交叉點上,他可能比尼諾還要更想找到答案——你最近工作狀況如何?你以後有什麼打算?你依然會默默出現在晚上的酒吧嗎?你還會陪在洛塔與我身邊嗎?

——你的未來裡包含我嗎。

「所以你接著還去了科羅萊區?」
今夜他仍舊無法拋出重要的問題。
尼諾在政變後四處浪跡天涯了好一陣子,直到這幾個月才似乎稍微穩定地待在巴頓,但吉恩卻依然好幾週沒在酒吧聽到熟悉的招呼聲。直到昨天下班前,吉恩終於按捺不住,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才確認他唯一的友人正回到巴頓,他沒多想就空下了週五夜晚。

「回程只剩下需要轉機的航班,就乾脆待在那裡幾天了,順便帶點巧克力回來。」

——你未來打算離開巴頓嗎?
酒後或許適合吐實,但不適合告白。服務生送上第二杯啤酒,這距離他倆要喝醉的量還很遠很遠,但他早已暗自下定決心絕對不在酒吧討論正事,醉後的他們之間太多模糊地帶,而吉恩深知尼諾相當擅長利用這灰色空間。說不定比起處理政變,坦率告白還更為棘手,更需要審慎處理——利利烏姆的動機與意圖太容易推敲,但尼諾的行動目的卻難以看破。

「你最近還會去其他區嗎?」

「看哪裡有獨家囉。」尼諾終於向啤酒杯伸出右手,「不過這幾個禮拜應該都會在巴頓了。」

「你的尋找自我之旅終於告一段落了?」

尼諾一挑眉,表情難得有些誇張,「我根本沒打算開始啊。」

「那麼下個月十八號是洛塔的畢業典禮,」拋出妹妹出門前的囑咐,吉恩也舉起酒杯,「應該不用我特地邀請你吧。」

「——了解。」

酒杯相碰,撞擊出清脆聲響。

「⋯⋯放太久都沒氣泡了。」

「那是因為你剛剛只顧著吃吧,麵包都沒了。」

「抱歉啦,吉恩。」

尼諾馬上熟練地向服務生招手加點。與過去一樣的夜晚,和以前一樣的對話,尼諾與他之間一如既往的默契讓他安心不少。

「尼諾會不會帶著花束來我的畢業典禮呢。」洛塔一臉幸福地由鬆餅塔抬起頭,與自己相同的金髮因斜射的日光閃閃發亮。

「嗯,很有可能喔。」

慶典過後,巨量的工作伴隨著ACCA組織重組而來,作為好一陣子家務事全都拜託妹妹處理的補償,小小的圓桌堆滿了點心與熱茶。招牌可頌是不能少的基本款,已經早起司鹹塔一步,消失於胃袋中,鮮果鬆餅組也難以割捨,最後甚至「我先幫尼諾吃看看!」加點了巧克力布朗尼——奶油的甜味撲鼻而來,吉恩不禁露出苦笑。他低下頭,盯著眼前的草莓香草舒芙蕾,小心地判斷下手位置,眼前已然浮現友人一身正裝、捧著花束又背著相機的模樣。

「國王⋯⋯爺爺感覺也想參加,但應該不太可能成行,所以還是要拜託尼諾了。」

「我也可以拍啊。」湯匙一劃入,鬆軟的蛋糕立刻崩塌,細微的蒸氣冉冉升起,吉恩挖起第一口舒芙蕾,送入口中。雞蛋與香草的香氣讓他十分滿意,示意妹妹也可以吃一口,他輕鬆地說道,「我會幫忙。」

「尼諾拍得比較專業嘛——」洛塔將銀叉擱在疊滿鮮果與鬆餅的瓷盤中,毫不客氣地伸出湯匙,「這種紀念日還是讓專業的來會比較好!」

「不過——」儘管同樣滿足於美味的舒芙蕾,少女臉上卻有些顧慮。

「嗯?」
「尼諾會不會把這當作『工作』的一環呢?」

「我有先問過他,不要想太多。」吉恩安撫她的同時,朝著草莓動手。他了解妹妹的憂慮,所以他沒說出口的是打從他一開口邀約尼諾前,就能猜到尼諾不會缺席。

「哥哥,你覺得⋯⋯」洛塔天藍色的眼瞳滿是憂慮,「尼諾以後也會一直在我們身邊嗎?我之前是不小心看到的——⋯他好像帶著科羅萊區的房地雜誌。」

吉恩咀嚼著草莓,來到產季尾聲的果物酸味強烈,他微微皺起眉頭。上次與尼諾小酌後,他便被排山倒海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平日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飯,假日時他則把時間全拿來補眠,今天還是他近期第一次在週末外出用餐。身為自由工作者的尼諾倒是與洛塔碰面好幾次——在這中間發生什麼了嗎?

「好不希望尼諾離開巴頓——」戳著裝飾用的白巧克力薄片,托著腮幫子的洛塔鼓起臉頰。相對於情緒表現總是起伏平坦的吉恩,少了些年歲的洛塔總是直來直往,「好不想去想像尼諾不在的樣子,吶,哥哥,我們一起去跟尼諾老實說的話,會不會比較有效呢?」

「這很難說呢。」

「嗯⋯⋯真是難題——我希望尼諾過得很開心,但是該說的話還是得說嘛。」店員送上布朗尼,洛塔一邊清出空位,一邊開口,「只告訴他『謝謝』,是不是不夠呢。」

吉恩沒有回答。他試圖架構告訴尼諾那傢伙「我們要是沒有你會很寂寞」的場景,只是這句話只要說到前七個字,尼諾大概這輩子都不會離開這裡了。
尼諾幾乎不曾、也不會拒絕他們的任何要求,他連命都可以獻給自己與洛塔。這幾個月日子平穩得讓吉恩幾乎忘記他曾捲入陰謀,但他偶爾還是會閃過惡友的血沾染上雪白襯衫的那幅畫面。溫熱的血液化作印子留在指尖,逐漸喪失溫度,冰冷的觸感至今仍讓他一想起便背脊發涼。那是他人生當中屈指可數的動怒,而他往後不想再有同樣的痛苦體驗。

「啊!全都融化了!」洛塔小聲的驚呼將吉恩的思緒倏地由夜晚的花朵區拉回春末的巴頓。他的妹妹再度朝鬆餅拼盤伸出湯匙,語氣很認真,「哥哥,你一定要跟尼諾說喔。我也會跟他講的。」

「我會再找機會。」吉恩端詳著桌上的布朗尼,淡淡地回應妹妹的叮嚀,順手切下一塊還熱騰騰的布朗尼。

「啊!哥哥!太狡猾了吧!我想第一個吃耶!」

「放心,之後的份都是妳的,妳先吃掉冰淇淋吧——啊,這個好吃。」

「重點不在這!啊⋯⋯真的耶,下次可以推薦給尼諾了!」

「洛塔,妳真的很喜歡尼諾呢。」

「尼諾會料理,人也很溫柔,又會挑衣服。」洛塔輕鬆地解決鬆餅與冰,將盛著布朗尼的餐盤端到眼前,嘴角掛上淺淺的微笑,「除了常常找不到人之外,根本是居家好男人的最佳範本嘛。」

「嗯,我也這麼想喔。」

「——因為我們是兄妹嘛,想法當然很類似啊。」

聽到預期中的回覆,吉恩也露出了笑容。

吉恩整個人埋在沙發中,嘗試讓自己看起來一派輕鬆。他今天比預定時間還早抵達,桌上的紅茶已經放涼,草莓鮮奶油蛋糕卻還留著一半。
門上掛鈴再次響起的時刻,熟悉的黑色身影準時出現在小店門口,他的背後走過幾個高中生,提醒吉恩應該好好享受難得的平日休假,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嗨。」尼諾順手把精美印刷的棕色紙袋放在桌上,燙銀的巧克力圖案低調地閃耀,「伴手禮。」
「你真的很愛科羅萊區耶。」
「莫伍總部長榮升,得跑一趟當地挖專題報導的材料。」
「你太常往那裡跑,洛塔都還以為你開始看科羅萊區的房子了。」
「那裡確實很適合居住,但我還是更喜歡巴頓。」接過吉恩推過來的菜單,「沒有其他地方比得上巴頓的巧克力麵包。」

「不過你這幾週還是常常不在巴頓啊。」吉恩盯著尼諾眼前的菜單,伸出手指,「我剛剛先點了,我跟洛塔上次吃過他家的堅果系列,我想巧克力堅果蛋糕應該也不錯。」
「那就點這個吧。」尼諾掛著微笑向送上冰水的店員點餐,「我是因為工作所需才四處跑,到了這個歲數也會想定下來——最近還打算加薪的話就重新整修家裡。」
「很少聽你講薪水的事。」
「因為我不像你一樣有定期考核啊,之前大多時候薪水是上司說了算。」
「在ACCA裡考核根本不會有太大影響,薪水都差不多低。」吉恩半瞇著眼,指尖百般無奈地敲擊,有意無意地桌面替店內的爵士樂伴奏,他眼前的惡友忍不住笑出聲。
「加油啊,公務員。」尼諾聳了聳肩,「你之前自己不來幫我工作的,不過我也不能保證我這裡現在薪水如何,我可是到現在都還沒開始找室內設計師呢。」

「……尼諾。」

吉恩停下雙手。他不太想結束他與他之間的這種對話。

「怎麼?你有推薦的設計師嗎?」

「不,我只是想建議看看,你想定下來的話,也考慮一下我家,我家還有空房,你上司不幫你加薪也沒關係。」
到目前為止,他們兩人所有的一切都和過去相同,毫無改變。吉恩眼角瞥見服務生慢慢地走回櫃檯,周圍安靜地不可思議,他彷彿能聽見水杯中冰塊溶解的聲音。

「你可以考慮下半輩子住我家,然後跟我交往。」

尼諾瞪大了雙眼。自吉恩有記憶以來,他從沒看過這樣的他。

「——如果我這樣說,尼諾你一定不會拒絕我。」吉恩下意識地想掏出菸盒,手探入口袋時才發現自己預先拿了起來。他已經沒有後退的餘地了。

「所以我想說的是,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我以為你喜歡本部長。」
「你在我身邊待了十五年,應該也知道我的喜愛與崇敬的差別。」
「我不太想提醒你,但我比你大十歲。」
「確實是不太需要提醒的事。」
「我的職責是好好守護著你們。」
「不論是你的上司、樞機院長或是國王,現在你的人生應該已經不受任何人指揮了吧。」
「即便與國王無關,這也是我的選擇,一切都是基於我個人意志所下的判斷。」

「我啊,有時候的確搞不清楚你的所作所為,但我至少可以肯定,你不會只因為『這是工作』而選擇待在我們身邊。」連串的對答與吉恩的預測相差無幾,「更正確地來說,你選擇待在『我』身邊。」

吉恩鬆開拳頭,動了動緊繃的肩頭,「你只滿足於此嗎?」

「的確——雖然現在的生活很好,但的確不太能因此而安於現況呢。」尼諾帶著似有若無的無奈,輕微地嘆了口氣,眼神飄向遠方,語調一如往常地和緩,「我很喜歡這樣安穩的生活,工作不至於太差,還有空閒的時間騎騎車,跟洛塔一起吃飯,偶爾和你喝酒……——不過我願意,我的王子。」

「咦?」

尼諾的反應出乎他的預期,吉恩驚訝地看著對面那雙沈穩的靛藍雙眸,「回答得這麼快?」

「交往當然沒有問題,但我要搬家的話,你還是得和洛塔先商量一下。」右手輕托臉頰,尼諾半垂著眼簾,「這不是你希望的回答嗎?」

「你應該知道,我想問的是你自己的意願。」吉恩難以驅散心中的困惑,「事關你的人生,你應該更慎重。」

「你也應該知道,我一向都很謹慎。」服務生送上了甜點,但尼諾沒有移開落在吉恩身上的目光,沈穩的表情不帶有任何驚訝,「的確因為是『你』,我才願意。你該對自己多抱持點信心,親愛的王子。」

吉恩過了良久,才終於擠出言語,「……謝啦,不過,這時候不叫我王子的話,我會更開心一點。」

「再說囉。」尼諾低頭看著盤中,往蛋糕畫下銀叉,細細地咀嚼灑滿糖霜的蛋糕,「這家巧克力蛋糕真的不錯,下次可以再來。」

「畢竟這可是今天我約你在這見面的原因之一啊。」

「還有其他的理由嗎?」

「嗯——最主要的理由是我可不想讓你把酒醉當藉口。」

尼諾忍不住笑了出來,吉恩也掛起淺笑,他們都太熟悉彼此了。

「我不太想去想像你離開我們——不,我——的日子,所以我想了很多方法綁住你。這是我想到的方法中,最容易成功的作法了,而且這裡的甜點真的很好吃。」

「你也太誇張了吧。」

「會下廚、興趣是重機、擅長攝影,還知道很多巧克力名店,感覺很溫柔又沈穩。」

「什麼……?」

「我同事說的『副課長身邊那個條件很好的帥哥的優點』,洛塔也一直這麼想。」

「啊——……」尼諾直愣愣望向吉恩,有些尷尬。吉恩眨了眨眼。

「我也這麼認為喔,溫柔又會做菜還很會照顧人——……」

尼諾瞬間掩住雙眼。

「拜託你別說了……」

「再說囉。」

感慨這間店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燈光,不然他應該可以更清楚地看見尼諾臉上的紅暈。吉恩滿足地嘆了口氣,再替自己和情人分別點了一份蘋果蛋糕與巧克力派。

附錄:

「其實ACCA不是公家機關,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公務員了啊?」
「但性質很像吧,餓不死但也賺不了,不過至少可以準時上下班跟好好休假,你今年特休不是超多的嗎?」
「是啊。你知道我請婚假的話,我可以請超多天嗎?」
「你想得太遠了。」
「嗯。說的也是。但我還是先從跟課長報備一聲,讓他做點我想請長假的心理準備會比較恰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