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CCA13 吉尼】巴頓一如既往的一晚

  • 譯名參考巴哈動畫瘋
  • 劇情洩露至漫畫結局

吉恩最近學到新事物的機會變多了,嶄新的未來似乎正蹦蹦跳跳、用力地對他招手。
他的生活一如既往,他的職務異動申請依舊從未核准通過,每天上午十點與下午三點辦公室也照常有甜點時間,他偶爾還是必須代替課長四處出差。年近三十,想要在已經固定的工作與日常生活中學到新知並不容易,但半年前的他大概怎麼也無法料想到自己居然得學著照顧醉漢。

「尼諾,再撐著點,我們快到了。」

——因為之前都是正掛在自己身上的惡友照顧自己啊。

「你之前都是怎麼帶我回來的?」猜測尼諾似乎跟自己一樣,醉倒後的記憶應該也是一片空白,吉恩肆無忌憚地輕聲抱怨。尼諾只是「嗯」地低吟一聲,又往吉恩身上靠近了一些,再沒其他反應。
洛塔正在哆瓦旅行,沒人可以接應,他只得一邊撐住尼諾,一邊在大衣左側口袋中尋找鑰匙。他剛剛也喝了點酒,但攙扶成年男性的重度勞動已讓他體內的酒精近乎代謝完畢,他沒花上太多的時間就轉開門鎖。吉恩有些吃力地側身壓開大門,用盡全力把尼諾拽進家門。
在沙發上卸下他時,對方身體的餘溫仍停留在他右身,說服自己臉上的燥熱是來自運動,吉恩喘了口大氣。他抹去額頭的汗水,拿下脖子上的相機擱在桌上,走進臥房抽出兩條薄毯。
他的生活中的少數改變,只有在街上「自然而然」碰上尼諾的機率似乎低了一點點——但尼諾在酒吧裡醉倒的機率反倒高了不少。歷經過幾次差點陪著尼諾露宿餐廳外的慘痛教訓後,吉恩終於學會如何制止他續杯,但偶爾仍會錯失出手時機,於是他也順便習得了最有效率攙扶醉鬼、後續照護如何不讓他噎死或著涼或預防他吐了滿地⋯⋯這些完全不在他未來規劃中的技能。

「吉恩?」當吉恩把毛毯蓋在尼諾身上時,他睜開了深藍色的雙眼,喉間發出模糊的聲音。

「你要喝點水嗎?」確定尼諾已經安安穩穩地側躺,他揉了揉酸痛的左肩,相對於狼狽的自己,舒服地躺著的尼諾讓他有些氣結,他不禁推論尼諾老愛追酒大概也是他的「工作」的一環,不然誰會喜歡接下這麼麻煩的差事。

「不用⋯⋯」

「那我待會水放桌上。」吉恩正想走向廚房,但他甫一轉身就被尼諾拉住褲管。

「你要走了嗎?」

「只是去倒個水而已,而且這是我家。」

每個人酒醉後的反應不一,不過尼諾與自己似乎連醉後的行為都相當類似。根據尼諾的說法,自己是管不住嘴巴又完全顯露表情的類型,而喝茫的尼諾雖然也會說溜嘴,緩緩說話的他卻總是一臉平靜。

「你很自由,吉恩。」

「我們居然還要繼續這個話題?」

——不過仔細一聽就可以發現,他的話題四處飛躍到讓人難以理解。

「我也以為我夠自由了。」

「你的確很自由啊。」回想起上個月他一聲不響地騎著機車跑到科羅萊區兩週、又若無其事地帶回兩盒巧克力當土產,吉恩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但我現在還是搞不懂什麼是自由。」

「你還是先休息吧,尼諾。」

「我一直在休息,就好像無日無夜地努力工作三十年,上司突然准了你的長期休假一樣。」尼諾深吸一口氣,浸潤著酒精的聲音比往常更低,「而且這段期間還繼續支薪呢。」

「你聽起來根本是炫耀。」他多年來公私不分的好友正面臨職涯的重大抉擇,苦思的結果常常是高騰的酒水費,這讓自認已經抓到灌醉尼諾的訣竅的吉恩最近完全無處發揮。但這樣很好。打從高中起認識尼諾十五餘年,他這幾個月才第一次找到他的情緒出口,總算得以窺見他的內心風景。他相信尼諾絕對能夠察覺斟酒的自己別有用心,若是他想阻止,應該早已出手,所以吉恩也不打算停止。
尼諾似乎不想鬆開緊握布料的左手,吉恩只好動作緩慢地轉過身,低頭看向他。他唯一的好友並不看著自己,眼神彷彿穿過他、向著遠處。

尼諾幽幽地開口,「好像中年失業。」

「我沒想過你是個工作狂。」

「⋯⋯可能是吧,可是你也不差啊。」他笑出聲,「你也還在ACCA。」

「你醉了,真的該睡了。」

「嗯——真是麻煩啊——⋯⋯」尼諾半閉雙眼,輕輕低語。

「不然你乾脆來幫忙管理我家的大樓,省得你這麼煩惱。」即便清楚對方意識正逐漸渙散,他說出這句話時,心跳仍不自覺地加快。

「哈哈⋯⋯你醉了嗎?」語調已經柔軟而含糊,他的嘴角掛上淺淺的笑。

「但提案聽起來不差呢⋯⋯吉恩。」被一個喝了將近兩瓶烈酒、剛剛還一度失去意識的人這樣問還真是屈辱。但還沒等到吉恩反擊,尼諾丟出一句彷彿自言自語的呢喃後,便開始發出規律的呼吸聲。

「——如果可以,我比較想在你清醒的時候,跟你繼續人生規劃話題。」

打定主意下次加薪絕對會換新手機,吉恩恨不得自己的手機具備錄影功能,可以讓明早的他看看這段參雜了不負責任諾言的跳針對話。
吉恩蹲低身,握住對方已經鬆開的左手,輕輕地塞進毛毯下,重新替他拉好毯子。他眼角掃過桌邊的相機,不久前他才透過自己的手,第一次讓尼諾也一起出現在相機鏡頭中,之後尼諾把照片傳給他時,還在電子郵件中稱讚洛塔的構圖天份不錯,但「吉恩,你就還有進步空間了」。
那你也得讓我有更多機會練習才行,至少身為專家兼老師的你得先從經常留在巴頓區做起。
他湊近尼諾的臉龐,忍不住伸出手,撫過他的眼角,平常藉由眼鏡遮掩的細紋一覽無遺。
雖然尼諾的苦惱已經毫不掩飾,他近期甚至可能隨時會衝出門展開自我追尋之旅的,但對吉恩而言,比起陪著他一起煩惱他現在的工作範圍是否包含守護自己,他更在意的是,這個幾乎把一半的人生都奉獻給哆瓦家族的男人未來該何去何從。

你早就不是僅只負責守護的旁觀者了,如果你的工作是陪在我身邊的話,我可是真的很認真地想與你共事一輩子呢。

過去曾有人評價自己善於察言觀色,這種習性根深蒂固地反應在尼諾與他的相處之間——好幾次他倆一起坐在甜點店,吉恩看見對桌的尼諾帶著他熟悉的笑容拿起杯子時,他都在最後一刻吞回已在嘴邊的話。
暗自嘲笑自己也只敢在醉後時分試探,他有些可惜地起身,拉開距離,隨便在沙發上窩了個位子躺下。

「——晚安,尼諾。」

他也只能慶幸他們都不是急性子,他還有時間把「提案一生與尼諾共事」放進他的未來計劃裡,然後暫時排序於「多拍一點尼諾和自己與洛塔的照片」之後。
一如每個他與他的惡友聚餐後的夜晚,吉恩裹緊身上的薄毯,又看了一眼就在身邊不遠處的藍髮,才閉上眼,沈沈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