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usetrap  ◎summerbee

  有種看法是,恐懼是情慾的必要元素。恐懼的感覺,讓我們體會到禁忌的意義,犯罪的快感由中而生。理論上這一切都聽起來很合理,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與相同性別也相同血脈的亞瑟˙柯克蘭在劇場後台調情,無疑可以激起這類犯罪快感的深處激動。但當他在桌底下吞吐著我的陰莖時,我實在無暇去思考亞瑟究竟是我的父親、我的兄長或是我的情人,也無從證明這種佛洛伊德式的情結正是讓我呼吸急促的真正原因。在理智的邊緣我聽見那些劇團人員沉重的腳步聲,八成是在搬那套俗氣的花布沙發,亞瑟的舌頭重重地擦過我的尿道口,我不小心漏出一聲呻吟。


  「瓊斯先生。」莎莉從劇本裡猛然抬起頭來,手裡的原子筆尖停了下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我小心而快速地回話,亞瑟稍微停了下來,但這很可能是鱷魚的眼淚,「有點熱。」

  「是嗎?有點熱。」莎莉回頭對馬丁說,「你覺得呢?」

  「我覺得還好。」馬丁正在穿上一件深紅色的毛衣背心,我知道這裡的氣溫事實上只有二十度,但亞瑟嘴裡的溫度像是四十度,「嘿,約翰,把冷氣調強一點好嗎?」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