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ion Time

亞瑟.柯克蘭有一個一年一度的重大任務,大約從一個月前這一切就會開始籌備,那些服飾、鞋子、手錶甚至是帽商則必須從更早之前開始競爭贊助的機會。這是四月,復活節假期的末端,英國的人格化身將在BBC一號台進行長達三小時的年度匯報。這種公開形式的談話或可上溯到英國憲政體制與民主制度的源頭,但若真要把這個月亞瑟的電視演出與鮑威爾或柏克的那種演說相提並論,許多歷史學家可能會為這個敗壞的現代社會流下感嘆的淚水。

如果要阿爾弗雷德形容的話,那三小時比較像是以學術研討會的方式回顧時代雜誌頭條,整體氣氛則是日間脫口秀的那種調性。當然,溫馨勵志的話他的女王會說,現在也沒什麼大戰爭,不需要亞瑟出面露出血淋淋的手或腳來激勵人心。再說,阿爾弗雷德會說,你可以建立一個臉書帳號啊,那麼一切不就解決了嗎?

他的意思是,這個匯報的意義似乎是讓英國人民知道過去一年內他們的國家,作為一個人格化身,都做了些什麼,有些什麼想法。但亞瑟基於某種他不太理解的堅持拒絕了這個建議,可能是他也很期待一年可以上這麼一次脫口秀吧,畢竟他平常真的不太上電視,與阿爾弗雷德比較起來的話。

不過,從三月開始,亞瑟又會不太情願地忙碌起來,嘴上不停抱怨這是個無趣的東西。大概是BBC的哪個製作人偶然聽見他們唯一的來賓這麼說,去年這個無趣的東西有了一點點改變,而那無疑是個災難,對亞瑟來說,對阿爾弗雷德來說則是段可以取悅自己一整年的影片。

去年他們臨時決定把最後一小時的問答時間改成現場接聽民眾來電的形式。以往亞瑟回答的那些問題,大多是由政府智囊團與BBC新聞記者們整理出的一些年度大事頭條,再通過公關人員的審核,也就是大多只會剩下「您認為今年學術電視獎的最大遺珠是哪一名候選人?」或「對於大英百科停止印刷紙本,您有什麼想法?」這一類的問題。很難相信BBC那群人居然會有如此大膽的舉動,但或許他們也考慮好一陣子了。畢竟,亞瑟最喜歡愛黛兒的哪首歌應該比他本年度最欣賞的學術論文來得有意思多了,至少對大眾來說是如此。

那是去年的第一個問題,還不太糟,但他們並沒讓亞瑟好過太久。第二個問題是「你有和伊莉莎白一世接過吻嗎?」阿爾弗雷德在電腦螢幕前差點沒把可樂噴出來。他怎麼都沒想過要問亞瑟這個問題?也許他問過,只是亞瑟沒有回答而已,因為亞瑟頓了頓後開了個邱吉爾的玩笑,然後巧妙的避開了這個問題,但下一名觀眾的問題變成「那你有跟邱吉爾先生接過吻嗎……?」

這個男孩後來被太陽報找到,說他原本想問亞瑟對於學費上漲有什麼意見,因為他是個倫敦大學的學生,也時不時參加社會運動會談。「但我聽見[亞瑟]他那麼說,」他說,「不知怎麼地……我就問了那個問題。我覺得自己很蠢,但我想很多人像我一樣想要知道,是……吧?」

(TBC)

-Top-